当时在旷野的会众没有水喝,就聚集攻击摩西、亚伦。民数记20章3-13节,经文记载:「百姓向摩西争闹说:“我们的弟兄曾死在耶和华面前,我们恨不得与他们同死。你们为何把耶和华的会众领到这旷野,使我们和牲畜总死在这里呢?你们为何逼着我们出埃及,领我们到这坏地方呢?这地方不好撒种子,也没有无花果树、葡萄树、石榴树,又没有水喝。”摩西、亚伦离开会众到会幕门口,俯伏在地;耶和华的荣耀向他们显现。耶和华晓谕摩西说:“你拿着杖去,和你的哥哥亚伦招聚会众,在他们眼前吩咐磐石发出水来,水就从磐石流出给会幕和他们的牲畜喝。”于是摩西照耶和华所吩咐的,从耶和华面前取了杖去。摩西、亚伦就招聚会众到磐石前。摩西说:“你们这些背叛的人听我说:“我为你们使水从这磐石中流出来么?”摩西举手,用杖击打磐石两下,就有许多水流出来,会众和他们的牲畜都喝了。耶和华对摩西、亚伦说:“因为你们不信我,不在以色列人眼前尊我为圣,所以你们必不得领这会众进我所赐给他们的地去。”这水名叫米利巴水,是因以色列人向耶和华争闹,耶和华就在他们面前显为圣[米利巴就是争闹的意思]。」

主耶稣在地上作人的时候,向我们展现了何为「安静的能力」。祂不喧嚷,也不扬声;祂不既不冲动,也从不冷漠,在主耶稣身上,我们看不到惊慌失措,也看不到匆匆忙忙。祂总是无比从容地作成一切。

“往生”是“死亡”的另外一种说法吧,用“往生”而不用“死亡”,是因为相信“死亡”不一定是结束。或许,竟是另一次生命的开始?不同的文化,不同的信仰,对“死亡”都有不同的解读,用“往生”,用“解脱”,用“长眠”,用“走了”,“上天堂了”,“安息了”,都是不同形式的“相信”吧。因为“无明”所系,我们于死亡还有太“相信”让自己释怀。

低首抚琴,摇扇扑蝶,芭蕉听雨,对镜梳妆......一切的唯美画面,都是一种静默的美好。

在各种生命力中,惟有安静最具影响力。阳光静静地普照大地,人的耳朵听不见任何声响,但是它却带给人无限的祝福和行善的能力。地球吸引力也是沉默无声的,它没有机器的嘎嘎声,铁鍊的铿锵声,也没有引擎的轰隆的噪音,然而它却操纵着宇宙的星球按照一定轨道运行不已。夜晚,露水悄然而降,润饰每一株小草,每一片树叶,每一朵花瓣,使它们焕然一新。电的本源不是轰隆的雷响,而是无声的闪电。大自然的奥祕隐含在安静之中,巨大的力量常常无声无息地运行。

亲爱的朋友,人算什么?我们不过是尘土,不过是一阵去而不返的风。诗篇144篇3-4节,诗人说:「耶和华阿,人算什么,你竟认识他!世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人好像一口气,他的年日,如同影儿快快过去。」

在一天繁忙的事开始之前,金刚经的诵念,日复一日,成为我的早课。做完这件事,好像心安定了,才开始一天世俗的工作。我把一天最初的时刻,最清明安静的时刻,留给自己,做自己心目中认为最重要的事。

神的儿女不应时常莽撞、焦虑不安、不懂得交托。因为我们不是不认识神的外邦人。现代人太容易浮躁,尤其是年轻人。心浮气躁,就容易轻举妄动,这是灵命的致命伤。

耶稣说了这些话,就大声说:“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这比喻乃是这样:种子就是 神的道。……那落在荆棘里的,就是人听了道,走开以后,被今生的思虑、钱财、宴乐挤住了,便结不出成熟的子粒来。那落在好土里的,就是人听了道,持守在诚实善良的心里,并且忍耐着结实。”

弟兄姐妹,不用催促神,也不用摇动神的手,只管让一颗浮躁的心安静下来,看「统管一切」的神,祂的作为、赞美神、感谢祂。

为什么摩西不能过约但河,进到应许之地呢?诗篇106篇32-33节,诗人说:「他们在米利巴水,又叫耶和华发怒,甚至摩西也受了亏损。是因他们惹动了他的灵,摩西用嘴说的急躁的话。」

旷野吗哪节目博客:www.729lyprog.net/mana(其他节目请注明相应博客地址)

神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安定在天,直到永远,祂的应许绝不落空。但是我们要保持安静,体会神的同在,听见祂的声音。

有人说,死了就是死了,谁知道是不是“往生”。相信“死了”就是什么都没有了,其实也是一种“相信”。

十九世纪英国诗人费柏(F.W. Faber)说:「灵里全然安静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其实神一直在和我们说话,什么时候世界的声音在灵里消灭或低沉了,甚么时候我们就能听见神的声音。」

蒋勋说他有一个数十年的习惯就是在一天繁忙的事开始之前,诵念金刚经,日复一日,成为他的早课。做完这件事,好像心安定了,才开始一天世俗的工作。

每个人都注定会有一场不期的邂逅,在路上,我们可以欣赏到被忽略的风景;可以重新审视生命的厚度。在路上,会遇到一个全新的自己。一个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自己。静默地活着,就是一场修行。

北齐泰山金刚经的刻石字迹极美,当时教书法的庄严老师收有七个字的拓本,每个字有三十公分见方,浑厚不露锋芒,端重凝练,我想象着这样的字,刻在摩崖岩壁上,一整部经,五千多个字,远远看去是多么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