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始终是有的。“近十年中,北极圈夏季海面浮冰减少了20%,如果这一情况持续下去,北极圈的浮冰将在2040年全部融化。如果,我们认识到更多……”最后,一群肤色各异的儿童出现在荧幕前。“如果我们能够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爸妈购买混合动力的汽车,北极熊就有更多的玩闹之处;如果用冷水洗衣服,就能节省80%的能源……”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问几点了。妈妈在外屋说,七点半了。我腾的下床,要往外跑。妈妈喊,你要去哪啊?这刚睡醒的。我说,晚了晚了,我和西西说好今天早上去采露的。都七点了,露水都没了。妈妈说,这孩子睡觉睡懵了,这是晚上七点啊,哪里来的露。刚哭了一大场,这什么时候又和西西说好去采露呢?妈妈拉住我,说,你做梦了。我问,真的晚上七点啊?我从窗口看外面,好象确实不是早上的样子。哇,外面好红阿,妈,你看,外面的云彩好红阿!

黄姨看看尹娘,又看看我妈,然后睁了睁很大的眼睛,拍着我的脸说,天上的狗有翅膀,也有腿,它会飞,它也会走,他天天和那些长了翅膀的猫和兔子比赛谁飞得快,就像你也经常和西西比赛谁跑得快一样。

北极圈,冰天雪地,风雪呼啸。一对乌黑的双眼在洞穴深处凝望着外面的世界,北极熊宝宝纳努第一次触碰刺眼的阳光。而远处的北冰洋海岸,海象宝宝泽拉扭动胖圆的身躯,第一次尝试登陆。

尹大爷和其他的很多人一起走了,背了很多东西。肩扛着,手提着,和他一起走的那些人吆喝着,不时在他们那堆人里传出笑声。尹娘跟我们一样,把东西收拾好了,就在屋子里看尹大爷出门。爸爸说他去送送尹大爷,也提着一个包跟着去了。妈对爸说“送上车吧,可给送上车。”

黄姨蹲下来,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小辣椒,给我当儿媳妇吧!你看我家西西多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儿媳妇了。”

它们让人忍俊不禁。对于动物,《北极传说》是平等的视角,配以活泼的音乐,让这些遥远动物的故事离我们如此之近。对于它想要对人类说的话,代替说教的,是15年的跟拍,娓娓道来的启发——生命之美。冰原裂开,巨鲸冲出水面换气,龙卷风一样的鱼群飞往下一个觅食之地,鸟类从天空俯冲而下,翅膀划出好听的声音。这不仅是尊重,也是欣赏。

天还是渐渐黑了,因为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常常都是这样,我在妈妈的怀里就睡着了,然后他们都个回各家了,天边的蓝色也看不见了,房子似的云彩也没有了,西西也睡着了,门外有的只有星星和月亮,甚至有的时候,连它们都不会让你看见。

西西把采露的盒子给我拿着,他停了下来。这一路我们采了好多露水。我们的前面总是飘着薄薄的雾,妈妈以前说雾里面住着神仙,可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每次我们清清楚楚看见前面有雾,可是走过去就什么都没有了。路还是路,树还是树,松树是松树,桦树是桦树。西西停下来,在地上挖出一棵草根。他用大泥手把草根的皮扒下去,递给我。

纳努想来吃一口,但数次被公熊咬退,你看他们的体型对比,纳努和人家明显不是一个量级的。但纳努是姑娘啊,美女你也好意思拒绝么?在纳努的诚心之下,公熊终于允许纳努吃了。

突然发现观影至此,己将拉努、希拉、及她们的母亲、姨妈都人性化。在冰天雪地的北极,生命的消亡如此正常。

妈妈说,她年轻的时候,看见过北极光,紫色的,蓝色的,透着深红色,不停的变幻着形状,一会儿葫芦长出来了,还是三个肚子的葫芦呢,又一会,葫芦旋转着跑了,换了转着圈的棉花糖来,但是这个棉花糖啊,可不是白色的,好多种颜色混合了,那是彩色的糖了,比尹娘给我的糖还好看,还多样子呢,糖还没有吃到口,它就害怕被小孩子吃掉,打着旋儿溜走了,这下子大江里的漩涡来了,抹着彩,每一层漩都换着颜色,你刚看到紫色,转眼它就变成青色的了,你还没等把手伸进去让漩涡卷你的手,它就又变成蓝色的了……

《北极故事》是美国2007年莎拉·罗伯逊执导,奎恩·拉提法等主演的纪录片。影片讲述在位于地球最顶端的冰天雪地中正经历着一场宏大的历险,以一种变相的勇气进行着非凡的生存,到此都混合着无与伦比的美和突然而至的危险。画面对准在一只小北极熊和一只小海象身上,我们姑且称它们为娜努(nanu)和希勒(seele),它们的族群所延续下来的古老的生活方式正在面对前所未有的考验--全球气温变暖,北极的浮冰正在以想象不到的速度消失。

未把《北极故事》拍摄成《动物世界》,归功于北极探险家兼夫妻档电影人组合亚当·拉文奇和莎拉·罗伯逊。历经十五年,随国家地理探险队深入北极剪辑出800小时电影胶片,近距离见证了北极熊和海象的生活。

65公里的路线, 我们大约用了4个小时, 终于抵达北纬78度4分,东经14度12分,海岸边的巴伦支BARENTBERG。巴伦支堡位于冰川湾的出口处,深蓝色的海水,映衬白雪覆盖的山峦. 如果不是看到破旧得房舍和堆积成山的废旧钢铁垃圾, 你会以为这里是一处美丽的极地度假胜地. 从朗伊尔城乘船约3个小时即可到达,它是一座煤城,自20世纪30年代起俄国人便在那里开矿,二战期间曾一度撤离,战后返回那里。如今仍是座名副其实的俄罗斯城。

纪录片介绍:北极熊和海象的生活环境被水晶般的冰川所包围着,它们以捕食环纹海豹、警戒心极高的海欧和高贵优美的独角鲸为生,有的时候,也会捉一两只既能在天上飞又能潜入海底的厚咀海鸠当“点心”。娜努和希勒刚出生没多久,它们在溺爱孩子的妈妈生存本能的智慧的引导下,开始探索自己周围那个冻结的世界,发现一系列眼花缭乱、让人惊奇的全新经历就围绕在它们周围。

妈妈认真地教纳努和弟弟练功,可是,这个冬天让人意外,暖得连冰都结不起。北极熊几乎没有天敌,但纳努从妈妈那儿,妈妈从外婆那儿学到的捕猎技巧是敏锐的嗅觉去定位,配合冰雪掩饰的偷袭战术。现在大老远就能和猎物对视上了,还怎么偷袭啊。

The two animals then take similar paths. They have to travel because shorter winters mean ice that freezes later and melts sooner, making it harder to survive and eat as the water of Arctic Ocean expands. Interestingly, male polar bears pose a threat to both of the main creatures, as the cubs have to navigate around him and the walruses try to get away from being prey. After Nanu's brother dies, Nanu has to leave her mother earlier than is customary because of the changing climate conditions, but she still has trouble finding food on her own. Eventually, she finds a male bear who has killed a walrus, identified as Auntie, and aggressively persuades the male to let her share on the feast.

这个是小海象“泽拉”,也是位小姑娘。比北极熊幸运,泽拉被妈妈和姨妈共同照顾。海象是大胖子,过得是“一人呼喊,万民响应”的群居生活。对它们来说,幸福就是下海吃蛤蜊,回岸打饱嗝,跟二师兄一样,一顿饱三天。它们这种连放屁都一起的生活方式(上图那家伙,你是在捂鼻子么?),令北极熊不敢轻易碰它们。

5桦鼠!西西快看,桦鼠!我在西西身后拽他的衣服,嘘着声音,生怕桦鼠听见跑掉。从前我就看见哥哥抓着桦鼠回家,我挺怕它的。小眼睛锃亮,好像总要找机会逃跑一样。我问哥,这是啥。哥说,桦鼠阿,在桦树林里长的。我要摸摸它,哥哥挡着它的头,让我摸它的身子。缎子一样的毛皮,一条褐色,一条白色,再一条褐色,从头一直延伸到尾巴。我问哥哥,画里的松鼠是橘色的,它咋是两种色的?“ 它本来就不是松鼠,它是桦鼠。松鼠住在松树林里,桦鼠住在桦树林里——”桦鼠一动,我倏地把手缩了回来,好像他的嘴长到了身子上,它的牙长到了皮毛上。我随着缩手,浑身颤了一下。哥哥看见,乐了。 告诉我它不咬人。可是我再也不敢把手伸过去了,转头问哥哥,长在松树林里叫松鼠,长在桦树林里叫桦鼠,那是不是长在哪里就叫什么鼠?哥哥说,是啊。我接着问,那我们是什么鼠?房子鼠吗?哥哥把手从装桦鼠的箱子里拿开,跟我说“咱们不是鼠”。 西西跑过去,桦鼠也跑开了,它比我和西西跑得快,它跑进树林里去了。我俩叹着气,接着从花上、叶子上采露。把花压低,花瓣上的露珠就自己滚下来了,滚到我们的小盒子里。我们轻轻的往下拽树叶,露珠也滚下来,叶子再弹回去。有的时候,弹回去的枝枝叶叶还会打到我的脸,痒痒的,我总是用手去挠。碰到了树枝了,唰啦啦,露没了,因为都飞落到我们身上了,我和西西的脸上,手上,都被开了花的露溅得凉飕飕的,我们开始捧着盒子嘎嘎笑。 那边有松花!可是它长得太高了。从前都是哥哥采给我,西西够不到的。西西仰着头看树枝上的松花。一朵一朵,都已经红得暗透了。看了有一会,他开始举着胳膊往上蹦。抓一下,掉了下来,抓一下,掉了下来。西西竟然扯下了一根树条,上面就有好几朵松花。我看了看,说,可惜没有露了。西西说,本来松花就没有露的。你看它一层叠一层的,露往哪里站呢?我想了想说,是啊,松花是没有露的。我把松花上的瓣往嘴里塞,问西西,你的花酸不酸。西西说,酸啊,就跟没熟的沙果似的。西西说,他每次吃到的松花都是这样的。他说,如果是甜的,大家都采来吃了,哪里还有松树塔呢?没有松树塔了,哪有松树籽呢?没有松树籽,咱们吃什么呢?最重要的是松鼠吃什么呢?我问西西,松鼠吃松籽,那桦鼠吃桦树皮吗? 西西说,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桦鼠吃什么。 西西把采露的盒子给我拿着,他停了下来。这一路我们采了好多露水。我们的前面总是飘着薄薄的雾,妈妈以前说雾里面住着神仙,可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每次我们清清楚楚看见前面有雾,可是走过去就什么都没有了。路还是路,树还是树,松树是松树,桦树是桦树。西西停下来,在地上挖出一棵草根。他用大泥手把草根的皮扒下去,递给我。 我问,干吗? “吃啊!”“不能吃的,羊才吃草呢,人不吃草。”“这是草参,不是草,也不是草根。”“这就是草根嘛。”“ 它不是,它是草参。我姐给我采过的。不信我吃给你看。” 西西掰开一块草根就往嘴里吃了,我看了看,他好像吃得挺好的。他把剩下的那半递给我,我看着他,把草根填进嘴里。“西西我还要吃草根!”“不是草根,是草参!好吃吧!?” “好吃!” 西西在水泡子洗了手,我们捧着盒子往家里走。我饿了,该吃饭了。草参虽然好吃,可是西西再没给我挖过。他说,那么容易就挖到,还叫草参吗?那不就是草根了嘛! 6尹大爷回来了。我就知道,尹大爷会回来的。他还说他要给我骑颈颈去看大马猴呢。去年过年的时候,我骑着颈颈,手里攥着他给我买的糖葫芦,我们在外面看秧歌。扭秧歌的人穿的红红绿绿的,头上顶着花篮,脚下踩着木棍,猪八戒那么胖,驴子身上是空的,里面站着个花花绿绿的大姑娘。尹大爷说,赶明儿我带你去看耍猴的,大马猴喜欢吃桃子呢。我说好啊,我要看大马猴。后来,尹大爷走的时候也说了,我俩还拉钩了呢。“拉钩上调,一百年不许骗!”今年都过完年了,我新衣服也穿完了,恭喜发财也说完了,尹娘和黄姨给我的糖也吃完了,尹大爷都没看见。这个冬天,我和西西一下雪就堆雪人,他家门口一个,我家门口一个,尹娘家门口也有一个。都是我俩堆的。有时候,黑豹过来往雪人上蹭,直站起来,拿两只爪子往雪人身上扑。有一次,雪人刚堆起来,黑豹就从道边的雪地上撒欢回来,往雪人身上一扑,雪人碎了,跟着风滕起一片烟,黑豹直栽在雪堆里,黑豹成了白豹,鼻子上,下巴上都是雪。西西冲黑豹说,下场雪,看把你这狗乐的!雪地上扑腾还不够,还来扑雪人!看!雪人坏了吧!黑豹趴在雪里瞪着贼溜溜的眼睛看西西训它,偶尔歪一下脑袋,发出哼哼的声音。声还转着弯呢! 跟它又多委屈一样。 尹大爷回来的时候,我窗台上的达子香花都快冒花骨朵了。妈不让我去尹大爷家,她要自己去。我才不听呢!我偷偷的出门,趴在尹大爷家的门缝上,一会尹大爷出来,我要吓他一大蹦!嘎嘎! “好好养着吧!咋能伤成这样呢!” “没事!腿没了不是还有手嘛!其实当时也没多疼,谁知道咋就要截了呢!” “尹嫂,有啥事你就吱声,重活啥的,都让他爸干就行!” 我扒开门,探着脑袋往屋里看。尹大爷在炕上坐着,看见了我,叫我的名字,“来啊,尹爸爸抱抱!”。我笑着跑过去,爬上炕,抱尹大爷的胳膊。 “想没想尹爸爸?” “想了,我还要给你写信呢,西西说你看不懂拼音,我就没写。我还给你留了过年的糖呢!我回家给你拿啊。” 妈妈把我从炕上抱走,让我找西西玩去。我回头看看尹大爷,跟他说尹大爷我走了,然后我就离开屋子,去找西西。 西西,你说露水能让尹大爷的腿好吗?西西,你说尹大爷以后还能走吗?西西说,当然不能啊,露水又不是观音菩萨的。 西西说,大概不会了吧。他也不知道。 我和西西趴在山包上的大石头上,一会他又仰着身躺着,他问我,要是有一天我也没有腿了,你还和我玩吗? 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也没有腿了呢! 怎么不可能?谁知道玉皇大帝让人没什么,哪天他不高兴了,什么东西还能在呢?那——要是真的,我也和你玩啊!我给你抓只桦鼠,我去吃饭的时候,让它陪你。实在不行还有黑豹呢,我和黑豹都会和你玩的。 西西满意的闭了闭眼。没有说话。他就仰着身子躺在大石头上,睁开眼睛的一条缝,眯缝着往天上看。我依旧趴着,看西西,看西西看天。达子香开 西西跑进门告诉我,咱们去找尹大爷,他在门口坐着呢.还有谁呢?黑豹!我跑向窗台,捧着装达子香的罐头瓶,跟着西西出去。尹大爷,你看,达子香开了! <END> ID:beijisuoyi美食 | 美文 | 美酒 | 分享

巴伦支堡的中心有一个斜坡广场, 那里矗立着一个列宁的半身雕像.雕像下面的纪念碑正面刻有俄文: 为了和平。 让人感觉怪怪的. 站在小镇中心更加体会到一种衰退苍凉. 很多楼房都是空空如也, 有几座甚至于频临倒塌.俄罗斯朋友诺曼若夫斯基苦笑地说, 公司希望这些楼房将来会再有新人入住,. 可是, 谁会来这样偏僻的地方呢?

我和西西趴在山包上的大石头上,一会他又仰着身躺着,他问我,要是有一天我也没有腿了,你还和我玩吗?

“原来,天是被歌声给唱亮的啊!那一会我们也唱歌好不好?我们把天给唱亮起来”,我拍着手,又摇晃西西的衣袖,西西答应了,他说,他会唱一首我没有听过的歌给我听,也给天听,把天唱亮了。

北极熊妈妈有两个孩子,一个活泼好学,一个贪玩慵懒;海象亲密无间,一个伏在另一个的身上,在烈日下大声打嗝,相互挠痒痒;北极熊妈妈捕猎失败,纳努认真地向母亲“示范动作”……

哥哥一遍遍地给我将这些故事,然后对我说,你能讲吗?给我讲一遍吧。我也像哥哥一样拿起书给哥哥讲这些故事。“哥,这字念啥?”,“看拼音”。我拼着拼音给哥哥讲故事。嘻嘻,我也能给别人讲故事了。我要告诉妈妈,我可以给她讲故事了。

尹大爷回来的时候,我窗台上的达子香花都快冒花骨朵了。妈不让我去尹大爷家,她要自己去。我才不听呢!我偷偷的出门,趴在尹大爷家的门缝上,一会尹大爷出来,我要吓他一大蹦!嘎嘎!

“因为他们养不了那么多的孩子呀,所以就把她放在老家了。老家离这里很远很远,所以呀,你尹娘天天想她的老姑娘。”

4“咱们来学字啊,学好了字咱们就可以自己看书了。”妈妈又在哄我,我都已经和她学了好多字了,可是我还是不会看哥哥的书。每天晚上,哥哥放学回来,我都要他给我讲故事。妈妈给我买的故事书,里面有小猪哼哼,机器人罗伯特,还是聪明的狗。小猪哼哼总是妄想着飞上天,机器人罗伯特总是按时给怀特博士做饭,打扫屋子。罗伯特说,我是机器人罗伯特,让我来为您服务。聪明的狗对狐狸说“狐狸小姐,请您把偷来得鸡还给我吧!您这样做是不对的。”狐狸说“噢,狗先生,我没有偷鸡,您在路上看见我的脚印了吗?外面这么大的雪,如果我从外面偷鸡回来,雪地上一定会有脚印的。”聪明的狗回答说“狐狸小姐,您的确用尾巴把脚印扫平了,可是我不是跟着您的脚印来的,我是闻着您的气味来的。您的脚印可以扫掉,可是您的气味扫不掉啊!”哥哥一遍遍地给我将这些故事,然后对我说,你能讲吗?给我讲一遍吧。我也像哥哥一样拿起书给哥哥讲这些故事。“哥,这字念啥?”,“看拼音”。我拼着拼音给哥哥讲故事。嘻嘻,我也能给别人讲故事了。我要告诉妈妈,我可以给她讲故事了。堂哥来了。他学了英语,哥哥会写汉字,我会写汉语拼音,嘁!我也会写呢!堂哥说,他们老师留作业,让给家里人写一封信,要用英语写。哥哥说,怎么都让写信呢?我们老师也让写。于是,堂哥用英语写信给老家的奶奶,哥哥用汉字写给奶奶,西西问我,你咋不写呢?我说,我也写啊,我用拼音写。嘁!然后,我跟着两个哥哥趴在一张桌子上写信。一个用英语,一个用汉字,一个用拼音。妈妈开始拿着我的信念“亲爱的奶奶,你好吗?最近工作还忙吗?身体好吗?”妈妈很费劲的读出来,不时还拼一拼我写的拼音。大家都乐了。妈妈说,你奶奶没有工作啊!哪里会有工作忙不忙呢?西西听完就乐了。他说,你看你写不出来吧!我就说你不会写。我一把从妈妈手里抢过信纸,“我就要这么写,奶奶没有工作,我给尹大爷写。看你们还能说啥。”堂哥乐了,哥哥也乐了,妈妈也乐了,只有西西没有乐,他对我说,你别写了,尹大爷看不懂拼音的,你写了不是白写,等咱们认字了,咱俩一起给他写信好不好?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写出来,我要给邮过去。他们能写,我咋就不能写呢?我咋就不能写呢?我开始使劲的鳖着眼里的眼泪。我知道那是眼泪。我才不要让他流出来。妈妈说,眼泪流多了的女孩子长大了找不到路回家。你看天上的银河,就是七仙女哭得太多了,哭了一条天河出来,所以,她就没有路回家里看她的孩子了。我不要哭!可是眼泪不听话啊,还是流下来了。妈妈抱起我来,“不哭了,不哭了,谁说我们不能写啊?我们当然能写了,哥哥才写不出来呢!”。我只是不停的流泪,两只胳膊紧紧抱着妈妈的脖子,趴在她的肩膀上,呜呜的出一点声音。“我,我,只是想——只想告诉尹大爷不要太累——早点回来。爸爸说——说——他干活很累。”我不停的抽噎,说不出来话。西西站在地上,伸出手够我的脚,拍了拍,说,别哭了,别哭了。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问几点了。妈妈在外屋说,七点半了。我腾的下床,要往外跑。妈妈喊,你要去哪啊?这刚睡醒的。我说,晚了晚了,我和西西说好今天早上去采露的。都七点了,露水都没了。妈妈说,这孩子睡觉睡懵了,这是晚上七点啊,哪里来的露。刚哭了一大场,这什么时候又和西西说好去采露呢?妈妈拉住我,说,你做梦了。我问,真的晚上七点啊?我从窗口看外面,好象确实不是早上的样子。哇,外面好红阿,妈,你看,外面的云彩好红阿!妈妈走向窗前,看了看说,火烧云来了。咱们去外面看。我早已经跑到妈妈前面去了。黄姨和尹娘站在门口唠嗑,黄姨看见我跑出来,慢悠悠的说,我儿媳妇儿出来了?你看那边的云彩,都染了颜色呢。我没和黄姨说话,只顾着看云彩。蓝天都要快成红天了。一大块一大块的云彩飘过来,走过去。堂哥走了,西西来了。西西说,你以后别哭了,哭得我都不会说话了。你要是再哭,我就不娶你做媳妇了。“我才不要哭呢!我根本就不想哭!可谁又能管住呢?你看天上的云彩,你能管住它不让它走吗?我要能管住眼泪,我就不哭了。”西西说,那你就哭吧,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西西啊,我刚才做梦,咱们去采露了。好大的露水呢!你跟我说,用那露洗脸,我就能变漂亮。 西西啊,咱们以前采的露呢?如果咱们把它浇花,那花不是一定会长得很漂亮!好啊,咱们明天去采露。 5桦鼠!西西快看,桦鼠!我在西西身后拽他的衣服,嘘着声音,生怕桦鼠听见跑掉。从前我就看见哥哥抓着桦鼠回家,我挺怕它的。小眼睛锃亮,好像总要找机会逃跑一样。我问哥,这是啥。哥说,桦鼠阿,在桦树林里长的。我要摸摸它,哥哥挡着它的头,让我摸它的身子。缎子一样的毛皮,一条褐色,一条白色,再一条褐色,从头一直延伸到尾巴。我问哥哥,画里的松鼠是橘色的,它咋是两种色的?“ 它本来就不是松鼠,它是桦鼠。松鼠住在松树林里,桦鼠住在桦树林里——”桦鼠一动,我倏地把手缩了回来,好像他的嘴长到了身子上,它的牙长到了皮毛上。我随着缩手,浑身颤了一下。哥哥看见,乐了。 告诉我它不咬人。可是我再也不敢把手伸过去了,转头问哥哥,长在松树林里叫松鼠,长在桦树林里叫桦鼠,那是不是长在哪里就叫什么鼠?哥哥说,是啊。我接着问,那我们是什么鼠?房子鼠吗?哥哥把手从装桦鼠的箱子里拿开,跟我说“咱们不是鼠”。 西西跑过去,桦鼠也跑开了,它比我和西西跑得快,它跑进树林里去了。我俩叹着气,接着从花上、叶子上采露。把花压低,花瓣上的露珠就自己滚下来了,滚到我们的小盒子里。我们轻轻的往下拽树叶,露珠也滚下来,叶子再弹回去。有的时候,弹回去的枝枝叶叶还会打到我的脸,痒痒的,我总是用手去挠。碰到了树枝了,唰啦啦,露没了,因为都飞落到我们身上了,我和西西的脸上,手上,都被开了花的露溅得凉飕飕的,我们开始捧着盒子嘎嘎笑。 那边有松花!可是它长得太高了。从前都是哥哥采给我,西西够不到的。西西仰着头看树枝上的松花。一朵一朵,都已经红得暗透了。看了有一会,他开始举着胳膊往上蹦。抓一下,掉了下来,抓一下,掉了下来。西西竟然扯下了一根树条,上面就有好几朵松花。我看了看,说,可惜没有露了。西西说,本来松花就没有露的。你看它一层叠一层的,露往哪里站呢?我想了想说,是啊,松花是没有露的。我把松花上的瓣往嘴里塞,问西西,你的花酸不酸。西西说,酸啊,就跟没熟的沙果似的。西西说,他每次吃到的松花都是这样的。他说,如果是甜的,大家都采来吃了,哪里还有松树塔呢?没有松树塔了,哪有松树籽呢?没有松树籽,咱们吃什么呢?最重要的是松鼠吃什么呢?我问西西,松鼠吃松籽,那桦鼠吃桦树皮吗? 西西说,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桦鼠吃什么。 西西把采露的盒子给我拿着,他停了下来。这一路我们采了好多露水。我们的前面总是飘着薄薄的雾,妈妈以前说雾里面住着神仙,可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每次我们清清楚楚看见前面有雾,可是走过去就什么都没有了。路还是路,树还是树,松树是松树,桦树是桦树。西西停下来,在地上挖出一棵草根。他用大泥手把草根的皮扒下去,递给我。 我问,干吗? “吃啊!”“不能吃的,羊才吃草呢,人不吃草。”“这是草参,不是草,也不是草根。”“这就是草根嘛。”“ 它不是,它是草参。我姐给我采过的。不信我吃给你看。” 西西掰开一块草根就往嘴里吃了,我看了看,他好像吃得挺好的。他把剩下的那半递给我,我看着他,把草根填进嘴里。“西西我还要吃草根!”“不是草根,是草参!好吃吧!?” “好吃!” 西西在水泡子洗了手,我们捧着盒子往家里走。我饿了,该吃饭了。草参虽然好吃,可是西西再没给我挖过。他说,那么容易就挖到,还叫草参吗?那不就是草根了嘛! 6尹大爷回来了。我就知道,尹大爷会回来的。他还说他要给我骑颈颈去看大马猴呢。去年过年的时候,我骑着颈颈,手里攥着他给我买的糖葫芦,我们在外面看秧歌。扭秧歌的人穿的红红绿绿的,头上顶着花篮,脚下踩着木棍,猪八戒那么胖,驴子身上是空的,里面站着个花花绿绿的大姑娘。尹大爷说,赶明儿我带你去看耍猴的,大马猴喜欢吃桃子呢。我说好啊,我要看大马猴。后来,尹大爷走的时候也说了,我俩还拉钩了呢。“拉钩上调,一百年不许骗!”今年都过完年了,我新衣服也穿完了,恭喜发财也说完了,尹娘和黄姨给我的糖也吃完了,尹大爷都没看见。这个冬天,我和西西一下雪就堆雪人,他家门口一个,我家门口一个,尹娘家门口也有一个。都是我俩堆的。有时候,黑豹过来往雪人上蹭,直站起来,拿两只爪子往雪人身上扑。有一次,雪人刚堆起来,黑豹就从道边的雪地上撒欢回来,往雪人身上一扑,雪人碎了,跟着风滕起一片烟,黑豹直栽在雪堆里,黑豹成了白豹,鼻子上,下巴上都是雪。西西冲黑豹说,下场雪,看把你这狗乐的!雪地上扑腾还不够,还来扑雪人!看!雪人坏了吧!黑豹趴在雪里瞪着贼溜溜的眼睛看西西训它,偶尔歪一下脑袋,发出哼哼的声音。声还转着弯呢! 跟它又多委屈一样。 尹大爷回来的时候,我窗台上的达子香花都快冒花骨朵了。妈不让我去尹大爷家,她要自己去。我才不听呢!我偷偷的出门,趴在尹大爷家的门缝上,一会尹大爷出来,我要吓他一大蹦!嘎嘎! “好好养着吧!咋能伤成这样呢!” “没事!腿没了不是还有手嘛!其实当时也没多疼,谁知道咋就要截了呢!” “尹嫂,有啥事你就吱声,重活啥的,都让他爸干就行!” 我扒开门,探着脑袋往屋里看。尹大爷在炕上坐着,看见了我,叫我的名字,“来啊,尹爸爸抱抱!”。我笑着跑过去,爬上炕,抱尹大爷的胳膊。 “想没想尹爸爸?” “想了,我还要给你写信呢,西西说你看不懂拼音,我就没写。我还给你留了过年的糖呢!我回家给你拿啊。” 妈妈把我从炕上抱走,让我找西西玩去。我回头看看尹大爷,跟他说尹大爷我走了,然后我就离开屋子,去找西西。 西西,你说露水能让尹大爷的腿好吗?西西,你说尹大爷以后还能走吗?西西说,当然不能啊,露水又不是观音菩萨的。 西西说,大概不会了吧。他也不知道。 我和西西趴在山包上的大石头上,一会他又仰着身躺着,他问我,要是有一天我也没有腿了,你还和我玩吗? 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也没有腿了呢! 怎么不可能?谁知道玉皇大帝让人没什么,哪天他不高兴了,什么东西还能在呢?那——要是真的,我也和你玩啊!我给你抓只桦鼠,我去吃饭的时候,让它陪你。实在不行还有黑豹呢,我和黑豹都会和你玩的。 西西满意的闭了闭眼。没有说话。他就仰着身子躺在大石头上,睁开眼睛的一条缝,眯缝着往天上看。我依旧趴着,看西西,看西西看天。达子香开 西西跑进门告诉我,咱们去找尹大爷,他在门口坐着呢.还有谁呢?黑豹!我跑向窗台,捧着装达子香的罐头瓶,跟着西西出去。尹大爷,你看,达子香开了! <END> ID:beijisuoyi美食 | 美文 | 美酒 | 分享

我们这支雪地摩托队带有齐全的装备,比如来复枪\信号枪\卫星电话等. 雪地摩托要求保持一条直线队形, 不允许超车, 间隔保持在20-30米, 安全车速最好不低于每小时30公里, 有事需要靠边停车等候, 不能阻挡后面的行车路线。

本片在探讨“全球变暖对北极的影响”上,和DOCO君去年推的另一部片子《北极熊——一个夏天的奥德赛》很相像,就连其中“北极熊捕食海象”的故事都蛮相像。不过,不同的是,那部片子的主角只是北极熊,全片都非常严肃认真地展现环境变化对北极熊的影响。而本片又是另一种风格,从两个生命的诞生,到它们繁衍出后代,以一种“生命循环”的方式展开,在不知不觉中提升了环保态度在你心中的分量。

Finally being attracted to animals of the opposite sex, Nanu finds a mate whom she is seen playing with on screen. Seela waits until a particular male walrus's song appeals to her before diving into the water to meet him. Arctic Tale closes with the cycle being complete, as Nanu gives birth to two cubs of her own and Seela gives birth to a female calf.

西西拿着一个小棍儿拨拉地上的草,“我妈说,他可能不会回来了,他们要去赚钱呢。我妈说,他们特别想要一个男孩呢,可是没有啊,我妈有我,你妈有你哥,可是他们没有啊。”

片尾以拉努和希拉成为新妈妈结束。是终点亦是故事的起点。北极动物的故事周而复始。能终止故事的是北极生存环境恶化甚至消失,最终让这些动物无处生存。这不是人们愿意见到的。

西西在水泡子洗了手,我们捧着盒子往家里走。我饿了,该吃饭了。草参虽然好吃,可是西西再没给我挖过。他说,那么容易就挖到,还叫草参吗?那不就是草根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