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死者的丈夫回到了书店,看到了死去的妻子,于是哭得死去活来。小林刑警问他妻子身上的伤痕是怎么回事,他说是他打的。小林刑警又问他为什么要打她,他拒不开口。于是小林刑警拎起老板的衣领质问他是不是杀了人。(让我们文明执法,共建和谐社会。)

江户川乱步的故事里总是少不了怪诞情色的元素,作为日本推理小说之父,他把“SM”、“偷窥癖”、“异装癖”等等在如今我们称之为恶趣味的东西注入到了推理小说中,在开宗立派的同时又不失娱乐性,可谓将通俗小说写到登峰造极。

但“我”毕竟还是太年轻,说出来的推理很幼稚。明智小五郎听完“我”的推理,躺在地上捧腹大笑。随后从身后取出一本书——《心理学与犯罪》,并让我读《证人的记忆》这一章。

【简介】  将1998年由实相时昭雄监督翻拍成电影的江户川乱步名作推理小说,全新翻拍的官能悬疑电影。荞荞麦面店老板在D坂迷之死亡,警察虽然判定是自杀,但是名侦探明治小五郎与其妻子文代认为是他杀,而肚子展开调查。最终与事件关联的人们之间令人战栗的爱憎与激烈情欲浮出水面。由详细身世还未公开,在周刊ポスト上连载的卷首企划[迷之美女系列 祥子的故事]中登场而备受瞩目的祥子来主演。她也会挑战刺激的湿透场景和SM镜头。监督是[失恋杀人]和[CRAZY-IZM]的窪田将治。

「私」が白梅軒に来てから1時間ほど、明智が来てから30分ほどがたっていました。「私」は1時間ほど前に古本屋の奥の障子が閉められたのを見ましたが、それから障子が開けられることはなく、同時に、4人の客が古本屋からお金を払わないで本を持ち出していました。不審に思った「私」は明智と連れだって古本屋に行ってみます。障子を開けて、電気をつけると、奥の部屋で古本屋の妻が、首を絞められて死んでいました。警察に連絡をし、2人は事情徴収を受けますが、妻は殺されてから1時間はたっていないといいます。

接着,一群黑衣警察来了,带头的那个人是“被称作名侦探的小林刑警”。然而导演过早地通过小林刑警的颜值告诉我们这句话是骗人的。

书店的后门外有一家冰淇淋店,案发时,卖冰淇淋的老板一直在后门对面做生意。当警方问及是否看到有人从书店后门出来时,卖冰淇淋的老板说没见过有人出来。

片中由真田广之饰演的赝品制造师蕗屋清一郎是故事的绝对核心,职业赋予了他艺术家的气质,而面部线条勾勒出的冷峻和眉目间传递出的阴郁却给人以捉摸不定的感觉。从蕗屋家中多处摆放了镜子可以看出他性格中极端自恋的一面,这也使得他之后把自己当做模特来描摹画作的行为更具说服力。

说回到蕗屋这个人物本身,除了自恋这个很明显的特征外,片中还较为隐晦地交代了他性无能的事实,欲望上的苦于排解直接导致了他在性别认知上的错乱,既然无法和女性行鱼水之欢则干脆化身为女性自我欣赏,麻绳捆绑下的躯体中暗藏着雌雄同体的灵魂,情欲在这种极端的自虐中化成了扭曲的美。毫无疑问蕗屋还是个偏执的人,从他的杀人动机就能够窥见他的偏执程度,因为原画已经销毁,所以画上的人也不该存在,这听上去是多么的荒谬,但又的确是蕗屋的逻辑使然,一方面要让自己复制赝品的过程不被拆穿,另一方面要保证画中的自己无人取代,可以说这是一种极端的自我保护的结果。不得不提的是影片极致的影像风格,导演利用光影制造出了江户川乱步作品中的诡谲气氛,伴随着凌厉的配乐,叙事反倒成了次要的东西。片中大段的SM场景可以说和推理主线没多大关系,但它所表现出来的光怪陆离却又是必不可少的,不光是起到一个娱乐大众的作用,更是和当时那个年代在气质上产生契合。

为了营造吊诡的氛围,室内戏大都是压抑阴暗的,在微弱的光源下整个故事呈现出了一种可怖的景象,而大量的倾斜摄影又使这种感觉加剧。可以说导演实相寺昭雄抓住了江户川乱步作品的精髓,电影呈现出的虚幻感正好应了乱步的那句“梦才是现实”。☑

剧情简介:以江户川乱步的推理小说《D坂杀人事件》和《心理实验》为基础,实相寺昭雄导演的推理电影。名侦探明智小五郎对仿制传说中画家大江春泥的名作“明鸟”的古本屋女主人被杀一案进行调查,影片处处体现的中昭和初期的妖异和古旧风格,还有扮演画家蕗屋清一郎的真田广之的男扮女装是本片的亮点。

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初期的日本。本片一开头,一位伤痕累累的裸女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没关系,这画面还在安全驾驶的范围内。)

事发后,抖S从后门逃走。当警察向抖S询问案发当时有没有看到有人从后门出来时,他谎称看到有人从后门离开去了公共厕所。

在D坂荞麦屋老板离奇自杀。警察判断为自杀,但是名侦探明智小五郎和他的妻子文代却认为是他杀,从而独自开始了调查。逐渐明朗的爱恨情仇。永无止境的情欲风暴。事情的真相果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