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你的护理有时看来是黑暗的,我们容易因为环境不利,眼目昏沉,我们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主啊,虽然我们无法理解你的带领,我们全然信赖你。你向我们所怀的是赐平安的意念,并不是降灾祸的意念。你在万事中间行作,至终为属你的人成就美事,叫爱你的人得着益处。你说“谦卑的人,必吃得饱足,寻求耶和华的人,必赞美祂”。帮助我们懂得放手,信赖你丰富的智慧和知识。深信万有都是本于你,倚靠你,归于你,我们每天的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于你。帮助我们在你道上长进,一天一天更明白你的旨意,愿你在我们每一个顺服的行动中得荣耀。祷告祈求奉耶稣基督的圣名。阿们。」

① 在世上敬拜上帝的人中,效法该隐榜样者占绝大多数,因为几乎每一种虚伪的信仰,都建立在同一个原理上──就是人能依靠自己的努力得救。

我们在经验里能相信神在巨浪的海上,驾驶我们的生命小舟,是很快乐的事。只有完全顺服神的旨意,心灵才能完全的安息。十七世纪法国神学家芬乃伦(Fenelon)说:「有一件事能使我们的心灵进入宽广之境,就是完全顺服神。这样我们的平安就像河水滔滔,我们的公义就如海浪滚滚。」

普鲁斯特小说的这种全息性,历代论家大都不知就里,惟有贝克特曾经有所感知:“普鲁斯特的整个世界来自于一只茶杯。”这句话反过来表达刚好是:普鲁斯特小说提供的整个图景,蕴藏在小说的每一句叙事或者每一个细节里。可以是一只茶杯,也可以是一根手杖,或者一顶礼帽,抑或是母亲阅读的一部小说,或者外婆喜欢的一本书,诸如此类。《追忆似水年华》虽然意味深长地叙述了两条通向不同方向又在同一个地方汇合的道路,但这部小说更为深邃的意蕴在于:从任何一个细节出发,都可以走进小说描绘的整个图景。这样的全息叙事不仅前无古人,而且后无来者。

「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

有一首儿童主日学的诗歌「挪亚方舟」,歌词说到:「一只没有舵的船,是挪亚方舟。它会上升避开洪水,飘流四方等水退,每一天祈盼水退下来。在每一日的等待,上帝恩慈仍在,这是祂对你我的爱。」

普鲁斯特的法国同行,看不懂这样的审视方式。法朗士把普鲁斯特的小说比作温室中培养的兰花,具有病态之美。法朗士对普鲁斯特的最高赞美,只不过是:“诗人射出一支箭,能穿透你的思想和秘密愿望……。”应该说,纪德是最为推崇普鲁斯特的法国作家,曾经说过:“我在普鲁斯特的文章风格中寻找缺点而不可得。我寻找在风格中占主导地位的优点,也没有找到。他不是有这样那样的优点,而是一切优点无不具备”。然而,纪德的赞美也仅止于文笔而已,就好比向一个同行喝彩。纪德没能像贝克特那样,一眼看出普鲁斯特小说的奥秘所在,用贝克特在《普鲁斯特论》中的论述表达便是:

恶灵骑士的电影大家肯定都看过,第一部还勉强能看,第二部就像老太太的裹脚布,又长又臭。

朋友,方舟既是真的,圣经也就是真的;方舟预表基督,你愿意进入基督里,靠祂逃避要来的洪水吗?挪亚的日子,人的罪恶很大;同样,人子的日子,人的罪恶也很大。当时的人可能讥笑挪亚在山上造方舟,不信有洪水的来临,结果就死在洪水中。盼望我们今日赶快接受耶稣做个人的救主,得免将来羔羊的忿怒。真信是相信,但信靠是“信入”。相信方舟是真的,并不等于信入方舟里面,要信入方舟里面才能得救,才能免去火湖永远的刑罚。我们相信一个被水淹不没的基督,复活的基督;我们进入死而复活的基督里,就必永远得救。“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方舟既是那么的真实,基督也是那么可信的,你为何不信靠一位又真又活的救主,使你的灵魂得救,永远得救呢!

主告诉我们:“一个仆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路16:13)。主希望我们能“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太22:37)。

那无穷全智的上帝能从起初看到末后,他处置恶者的计划是远大而周密的。他的旨意不单是要止息叛乱,而且要在全宇宙之前显明叛乱的性质。

恶灵骑士是漫威最具传奇性的魔幻IP,目前漫画中出现的恶灵骑士角色共有四位。今天要介绍的则是最为著名的一位——一代恶灵骑士强尼·布雷泽。

6:4  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后来 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

然而,倘若把阅读普鲁斯特小说会产生审美疲劳倒过来思考一下的话,那么可以发现的刚好是:普鲁斯特小说不仅挑战了传统的叙事方式,而且更挑战了读者的阅读习惯。由于此前的小说大都以故事为叙事内容,因此,阅读通常需要连续性,以便读完整个故事,好比上电影院看完一部电影。但这在普鲁斯特小说,虽然有故事内容,却并不是传统小说的讲故事,而是叙事者细说自己对人、对事、对世道、对自然、对历史或者对时间等等的种种感受,从而导致读者的阅读方式不得不改为,不是从头到尾读故事,而是断断续续地读感受、读心理、读细节。小说阅读的连贯性,被普鲁斯特小说无声无息地摧毁了。取而代之的,是阅读过程的间断性和随意性。哪怕不读整个小说,而只读其中一个段落,甚至只是几句描写,都可以合情合理地成为普鲁斯特小说阅读。因为普鲁斯特小说提供的审美图像,不像传统小说那样由线性的叙事完成,而是蕴含在随便哪一个描写、随便哪一句叙事、随便哪一片感想之中。人们可以说,这是一种太过随意的叙事方式,但必须指出的提,恰好是如此的随意,无意间达成了为传统小说叙事所从来没有过的全息性。中国人的谚语一叶知秋,在普鲁斯特小说中成了:一语见底。

挪亚的日子,是上古世代最黑暗的日子,人的灵彷彿被囚禁在监狱里,头脑里终日所思所想的尽都是恶。他们甘愿卧在那恶者手下,被罪捆绑,以致于恶行泛滥,地上满了强暴。当神的灵不住在人里面,人就是悖逆神,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积蓄神的忿怒。

我们的过犯所以能蒙赦免,乃是靠着耶稣的功劳。凡认为不需要基督的宝血,不想靠上帝的恩典,而靠自己的功劳得到上帝嘉纳的人,正是犯了该隐同样的错误。

① 亚伯恳切地劝勉他的哥哥,要照着规定的神圣方法亲近上帝;但他的恳切劝勉,反使该隐越发坚决要顺着自己的意思行。他觉得自己是长兄,不该听弟弟的谏言,所以就轻视亚伯的劝告。

有什么事能使心灵平静、消除惧怕、以苦为乐、增加力量,在言行上散布灵里的喜乐?就是像小孩子一样,投靠在神的怀里,完全顺服祂。

良友知音微信公众号的人工客服在线时间是周一至周五早上8:30至下午17:30分,周六、日以及节假日会正常休息。若有收听节目或其它方面的疑问,欢迎您在我们在线期间咨询,我们收到后会尽快回复您。

⑥ 该隐在建筑祭坛和奉献祭物上虽然都已顺从,但他的顺从只是局部的。对于至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承认自己需要一位救赎主,他却没有实行。

在漫画中,恶灵骑士时常和复仇者互动,因为本身特殊的不死体质和强大的实力,强尼成了地球上最强大的超级英雄之一。特别是恶灵骑士特有的审判之眼技能,能让心存善念的暴徒浪子回头,让敌人感到精神崩溃刺痛,实力弱小的直接变成灰烬。

第二卷《斯万之恋》也是从一个孩子的视角写出的。略感不足的只是,叙事者说着说着,竟然忘记了自己是个孩子,一头钻进斯万的马车里,帮着斯万跟奥黛特肌肤相亲起来了。这可能是整个小说最为搞笑之处。由于作者对斯万异乎寻常的亲近感,以致情不自禁也将叙事者与叙事对象混为一体。就小说叙事而言,这是非常失败的,破坏了叙事者与叙事角度的一致性和协调性,但从作者之于斯万那种发自心底的认同和亲近而言,又是极其可爱的。就像一个孩子,爬上斯万的肩头,替斯万仔仔细细地梳理着那一头蓬松的乱发。

http://www.biblesearches.org/%E9%9B%A8%E5%BE%8C%E5%BD%A9%E8%99%B9%E5%A4%A9%E9%9F%BB%E5%90%88%E5%94%B1%E5%9C%98.html

① 可是该隐不顾上帝直接明白的命令,只献上地里的出产为供物,所以没有得到从天上来的悦纳的证据。

其实这也怪不得漫威,这个时候恶灵骑士的版权被漫威卖给哥伦比亚电影公司了,漫威超级英雄的电影版权如果长时间不使用,会被漫威公司自动收回,这是合约里的规定。而《恶灵骑士2》就是为了防止版权丢失的粗制滥造之作。

贝克特藉此从《追忆似水年华》的叙事里抽象出三重内涵:时间,习惯,记忆。贝克特写道:

其他诸世界的圣洁居民,都以极大的关切注视着地上所发生的一切事件。他们在洪水以前的世界状况中,看出了路锡甫企图在天上设立政权,拒绝基督的权威,并废除上帝的律法所必有的结果。这就表明撒但主张从受造之物中除去上帝神圣律法的约束,结果必要造成何等的败坏。

6:20  飞鸟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的昆虫各从其类,每样两个,要到你那里,好保全生命。

化身恶灵骑士更像一种诅咒,强尼的家族因拥有上文所说复仇之灵的力量奖章,被这种诅咒世世代代折磨。为了不让强尼被这种诅咒感染,强尼的妈妈决定出卖灵魂跟恶魔墨菲托斯谈判。在强尼妈妈死前的最后一刻,恶魔出尔反尔,他宣誓称尽管强尼不会成为正统的恶灵骑士,但他仍可成为被恶魔附体的特殊恶灵骑士。

该隐和亚伯一样,有学习和接受真理的机会。他并不是受命运支配的牺牲品;也不是一个弟兄命定蒙上帝悦纳,而另一个则命定被弃绝。乃是因为亚伯拣选了信心和顺从的道路;而该隐却拣选了不信和叛逆的道路,事情的整个关键就在于此。

圣经把洪水与火相比,洪水预表将来灭世的大火:“故此,当时的世界被水淹没就消灭了;但现在的天地还是凭着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审判遭沉沦的日子,用火焚烧。”(彼后3:6-7)这里所说“当时的世界”指挪亚时的洪水是全球性的,而不是地区性的。我们知道神要用火来毁灭将来的世界,这当然是全球,而不是局部的。洪水既预表将来的毁灭,当然是指全世界说的。

总结:该隐恨他的兄弟,把他杀死,并不是因为亚伯作了什么错事,而是“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兄弟的行为是善的。”(约壹3:12)各世代的恶人也是如此,痛恨那些比他们更善良的人。

更奇特、更有启发的是,在《欢乐与时日》的序言里,或者更确切地说,在他写于1894年的卷头语文字中,我们读到:“在我的孩提时代,我以为圣经里没有一个人物的命运像诺亚那样悲惨,因为洪水使他被囚禁于方舟达四十天之久。后来,我经常患病,在漫长的时间里,我不得不待在‘方舟’上。于是我懂得了诺亚曾经只能从方舟上才如此清楚地观察世界,尽管方舟是封闭的,大地一片漆黑。”

6:9  挪亚的后代记在下面。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挪亚与 神同行。

恶灵骑士,是漫威宇宙最纯粹的超级英雄之一,制裁罪恶是缠附在他骨子中的终生信条。骷髅、皮衣、铁链、机车、灼烧灵魂的净化火焰,这些元素拼凑在一起组成了漫威反派的噩梦!

洪水在地上泛滥已有一百九十天,这时,挪亚为了探知陆上洪水是否已消退了,就先后放出两只鸟??乌鸦与鸽子。在方舟里有千千万万的鸟,为何挪亚独独放出这两只(或者说这两种)鸟呢?

该隐和亚伯代表世上的两等人,这两等人必要继续存在,直到末时。一等人接受上帝所指定的赎罪祭;另一等人却冒昧地依靠自己的功德;他们的祭物缺少了神圣中保的功劳,故此不足以使人蒙上帝的悦纳。

有人说:「挪亚的方舟上没有舵。」是的,方舟并不需要舵。挪亚顺服神,被神关在方舟里,只有神引导方舟。挪亚在世人中传道已经有一百多年,现在决不担心神要把他带到甚么地方。洪水应验了先知的预言,已经使他的信心坚定不移了。

亚伯领会了救赎的伟大原理。他看出自己是一个罪人;并且认明罪和罪的死刑阻碍了他的心灵与上帝的交通。

希伯来书11章7节,作者说:「挪亚因着信,既蒙神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因着信,挪亚在还没有看见的事上,得了神的警告,就动了敬畏的心,造一艘方舟,使他全家得救。藉着这信心,他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因信而来的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