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细菌感染而导致的发炎,可以用抗生素进行治疗;而非细菌感染而导致的炎症,用抗生素不能发挥任何作用。

而且因两者均主推联检,各紧抱CRP和PCT大腿,功能、定位非常明确,以至于业内称为——门诊的”CS“(CRP+SAA),住院的”IP“(IL-6+PCT)。可以说,SAA的出现,使CRP的门诊优势更加明显; 而IL-6的出现,使PCT在住院和急诊的优势,更加无可动摇!

6.桑福德. 热病-桑福德抗微生物治疗指南: 第 46 版 [M].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 2016.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今日的市场,从用量上来看,PCT与CRP之间是共同增长的,并没有东风压倒西风,或西风压倒东风这么一说法;从厂商角度看,许多厂商是同时拥有PCT和CRP两个产品的,说明两者之间并无自相倾轧,这也是另一个佐证。

以目前临床认知为基准,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各临床老师对于PCT的特异性和其它效能的评价,是明显要高于CRP的。好钢用在刀刃上,故对于住院及急诊的患者,若怀疑感染,首选PCT用于辅助诊断和治疗决策。而市场表现亦如此证明——PCT的量绝大部分是来自于住院部和急诊。

路透社1999年2月还报道了美国科学家在肉鸡饲料中发现超级细菌,这种肠球菌对目前所有的抗生素具有耐药性,超级细菌的产生给人类疾病的治疗带来极大的困难。

据2006-2007年度卫生部全国细菌耐药监测结果显示,全国医院抗菌药物年使用率高达74%。而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如此大规模地使用抗生素,在美英等发达国家,医院的抗生素使用率仅为22%~25%。使用率超欧美三倍!

中科院广州地化所应光国课题组制作的《中国抗生素清单》中显示出一条可怕的恶性循环链条正在危害人类健康。

使用抗生素,尤其是超量使用,会破坏肠道内的微生态平衡,一方面使胃肠道内对抗生素敏感性强的微生物减少,而敏感性差的菌群趁机大量繁殖,引起微生态失衡。

以上这些,都说明了我们国家抗生素滥用的状况,抗生素一旦被滥用就会引起一些细菌和疾病的耐药性,这一切都是我们没有办法控制的,国外已经重视这种问题了,希望我们国家也可以严格的管理抗生素的使用,还国人一个健康的生活环境。虽道阻且长,但行则将至。

但事实上,抗生素≠消炎药,如果想直接减轻炎症反应,必须依靠专门的消炎药。人体自身分泌的可的松类激素也具有消炎作用,可让普通感冒引起的嗓子发炎等自行痊愈。

CS组合传播得风风火火,在于其适用场景单一、意义单一,易学易记易操作,这是其优点,但同样的,一旦目标医院被他人占据,则后来者无从下手;而IP组合似乎声势稍弱,原因在于其适用场景较多,各家推广方向不一,难以形成合力,这是其缺点,但同样的,这亦是其优点所在,因为这对于渠道而言,意味着多种的、灵活的进院途径选择,以及由此带来的,对于终端更深的渗透。

而在门诊,因PCT价格较为高昂,门诊患者病情一般又相对较轻,故医生常选择临床意义尚可,但价格亲民的CRP用以辅助参考。这也是为何CRP用量大部分来源于门诊的原因。

因为,PCT并不完美,CRP更有诸般缺点。而精彩之处在于,IL-6以其“4+1”特点(见文章最后)而能与PCT完美互补、好上加好!SAA与CRP组合,亦能让门诊病毒或细菌的鉴别更为靠谱。而这刚好顺应了学界的趋势,诚如2017年感染相关生物标志物专家共识所指出的,“没有一个生物标志物是绝对敏感又绝对特异的,不能单凭某个生物标志物的改变来诊断疾病”,联合检测,大势所趋!

海马体位于大脑丘脑和内侧颞叶之间,主要负责长时记忆的存储转换和方向定位等功能,日常生活中的短期记忆也储存在海马体中。抗生素的滥用则可能通过影响海马体的细胞发育,影响到人体记忆力。

平菇中含有的蘑菇核糖酸还能辅助抑制病毒增生,对流感、慢性胃炎等疾病都有较好的防治作用。

数据显示,抗生素用药比例占据了儿童用药总体市场的88%。通知要求,所有医疗机构要全流程限制抗菌药使用,重点加强儿童、老年人、孕产妇等重点人群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等。

细菌可通过三种方式获得耐药性,一是在细菌繁殖的二分裂阶段通过代与代之间进行传递。二是通过自发的基因突变产生。三是从附近其他的细菌细胞上获得耐药性基因。虽然耐药性因子的传递频率不高,但由于细菌数量大,繁殖快,仍易造成抗菌株的扩散蔓延。

抗生素除了能治疗疾病以外,还有一定的毒副作用。如果超过说明书推荐剂量,不仅不能提高疗效,还可能使发生不良反应的几率增加,毒副作用增大。

在临床欢迎的前提下, 从商业上推动从单检至二联检的升级,即相当于再造了一个数十亿级新市场!如此诱人的大蛋糕,也就无怪乎各大厂商争先恐后了。业内估计:

年岁越大,越发觉得我们的老祖宗睿智。“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是数千年前《老子》里的话,放到今天仍然不过时。就IP组合和CS组合而言,这也是它们的真实写照:各自相对的优点就是缺点,而缺点亦为各自的优点。稍细的分析各如图所示:

也就是说,两者合用时,则消除β-内酰胺类作用位点,降低疗效,尤其是四环素和氯霉素,因其能促进黏肽对氨基酸的获取,促进细胞壁的合成,与β-内酰胺类药物的作用机制“对着干(截然相反)”,故不宜合用,更不能作为常规首选。

因此,日常生活中经常发生的局部软组织淤血、红肿、疼痛、过敏反应引起的接触性皮炎、药物性皮炎,以及病毒引起的炎症(如病毒性感冒、腮腺炎等)都不宜使用抗生素治疗。否则不仅容易贻误病情,还会造成抗生素的滥用,引发严重后果。

抗生素是指由微生物(包括细菌、真菌、放线菌属)或高等动植物在生活过程中所产生的具有抗病原体或其他活性的一类次级代谢产物,是具有能干扰其他生活细胞发育功能的化学物质。

作为世界上滥用抗生素最严重的国家,中国每年或将有100万人因此死亡,损失20万亿美元。这个数字远超过了交通事故、糖尿病和霍乱致死人数,甚至将超过癌症。

细菌统计显示,中国每年消耗抗生素的总量约为92,700吨。约一半用在了人身上,另一半用在家畜身上。用在人身上的情况大多数是在医院门诊,中国的门诊抗生素总使用率约为50%。

同时,抗生素还导致抗原质量降低,对疫苗接种产生不良影响,为控制疫病的发生埋下了隐患。抗生素在治疗人类疾病和畜禽疾病中的效果逐渐变差,为了起到治病效果,抗生素的用量也在不断增大,形成了恶性循环。

“炎症”是机体对外界刺激产生的防御反应,病毒、真菌、细菌、来自空气中的灰尘、烧伤等都有可能引起炎症,其临床表现为感染部位红肿、发热、疼痛等。

名字中含有“西林”字样的药,一般都是抗生素,属于青霉素类药物,常见的有阿莫西林、美洛西林、氨苄西林等。

★ 在这之前其供应商会在兽医的指导下用药,药品的种类、用法和用量严格遵守中国相关法律法规。”

抗生素对抗细菌作用强大,但其不良影响也不容忽视。使用抗生素需要谨慎,不可滥用,以免使得细菌越来越难对付,导致人类“无药可用”。

2017年起,这个市场终于有了改变。似乎一夜之间,就有两个爆品新项目,以组合的形式横空出世:CRP+SAA以及PCT+IL-6。环顾四周,各大厂商,已经取得注册证的,销售部门已经摩拳擦掌,其它的不是已经立项,就是在立项的路上!为何如此火爆?无他,唯前线发现:项目临床意义明确,临床医生接受度良好,各大医院已陆续装机,且有医院已经快速上量!甚至有医院已经将原来的单检,70%以上替换升级为炎症二联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