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说,二战中的日军将领,凡到过中国很少有人能够经得起道德的审查。这个电影中,导演忽略这些事情,无非是因为电影的题材已经与时俱进了。在这样的影片中,正义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伊斯特伍德想拍战争中的人情味。(凤凰网评)

有这样的一幕,一队没能守住据点的士兵,在长官的命令下,相继喊着“万岁”,拉开手榴弹的拉环放在胸口,把自己炸得粉碎。他们毕竟也是人,也有对生的渴望。所以,当面临选择满足畸形的道义,还是保留自己的生命——符合最基本的人性的要求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无一不表现出了痛苦的挣扎。片子的主角——西乡,带着惊恐的表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无话不谈的挚友,手里攥着家人的照片,带着绝望,带着对家人的思念,引爆了手榴弹。

这场战役,从1945年2月19日打到3月26日,美军伤亡总数达28686人,日本阵亡22305人。

19日,美军正式登陆。在地下的日军阵地,其实损失甚微。栗林一声令下,日军全力开火,美军受到重大打击。眼看日军就要全歼滩头的美军,危急之际,美军巨大的军舰迅速支援。

栗林知道,日军挡不住美军的进攻,他和硫磺岛上的士兵,是避免不了“全体玉碎”的命运。但到了硫磺岛后,栗林发现,情况比自己想象的更差。

影片的故事情节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战争片,影片中战争的画面也在硫磺实地拍摄足够惨烈,而一般的战争片总会给正义与否下一个定论,可导演却意不在此,他认为战争就如人生,没有绝对的正义一方也没有绝对邪恶的一方。对于参加战争的双方来说,死去的英魂都是值得敬佩的。(网易娱乐评)

本片以小人物的心理活动为切入点而不是惨烈的战场画面,更有力地写出了战争对人性的摧残与扭曲,相比起宏大的战斗情景更加真实、更有感染力与共鸣感。影片对人物的心理刻画非常到位,使得人物形象更加鲜活立体。由考古工作者发掘战场遗物起手,倒叙当年那场惨烈的战争,再由挖掘到家信收手,以一封封家信重见天日作结,首尾呼应,突出其反战的主题。

影片中有许多鲜活的人物形象,比如幻想着活下去跟妻子孩子团聚的西乡,不敢玉碎,想过逃跑,在亲手埋了所钦佩的栗林忠道中将后,却陷入癫狂状态;比如被教导对待国民心也要狠的宪兵清水,会怕洞里的蜈蚣,总想着与妈妈团聚,甚至于最后向美军投降,却也无奈地落了个被不愿看守俘虏的美国大兵枪杀的下场;比如那个睿智、谋略过人、爱护士兵且又在西方呆过的绅士栗林忠道,给儿子写着温情的信,如一个念念叨叨的话痨父亲,在守不住所谓的领土后,带领属下冲锋陷阵,最后自杀而死;又比如那个骂别人是胆小鬼,自己却选择投降的日本军官……

嗯,没错!他也只是个面包师傅。一个普通的面包师。他来到硫磺岛后,并没有什么要为国捐躯的想法,也肯定不希望将来成为英雄躺在靖国神社里被后人参拜。虽然他自己也明白,生还的几率基本上没有了。但还是想努力活下去。

一次又一次的巡演过后,三个士兵中的“酋长”终于承受不住这个被赋予的“英雄”头衔,屡屡干出“出格”的事情,比如当众拥抱死去战友的母亲,哭得一塌糊涂“毫无仪表”,比如“抠字眼”地执拗于争执谁在照片上,谁又不在照片上的问题。最终被当权者“赶走”,这个时候,他重新变成了那个“该死的印第安人”,直到最后落寞地死去。

人,是卷入历史、战争这些宏大背景中的渺小芦苇。在导演眼中,无论是战犯还是普通百姓都有面对时代洪流时属于自己的脆弱。也许这才是我们需要寻找的对人性的回归和尊重。

当时美国国内,很多人都疲于战争,对战争疲惫相并行的是对政府的不信任,而这张照片让当时的政客看到了让民众重燃激情的希望,看到了让民众购买战争债券的契机。照片上的六个人,有三个在拍摄这张照片不久后死于战场,而存活的三个则被迎回美国本土,被安排了一场接一场的募捐巡游。当士兵还在纠结谁在照片上,谁又不在照片上的时候,士兵心中想的是自己的战友,一个人而非符号。

对于这次在63年前发生的著名战斗,有700至900名美国黑人军人在战斗中登上了日本硫磺岛,可是他们并没有直接参加前线战斗,只是做了后勤,运输物资和弹药以及埋葬死亡人员等工作。所以在该岛制高点上竖起那面具有历史意义的美国国旗的人员中,没有黑人士兵在内,只有一名土著印第安战士参加。不过对于那些在海滩上拍摄的镜头,伊斯特伍德还是应该拍些有黑人军人的场面。(《时代》杂志评)

二战末期,中途岛海战的失败,宣告了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开始走上彻底溃败的道路。当美军强大的攻势波及到看似渺小却被战火硝烟弥漫的硫磺岛时,以栗林忠道中将为首的日军,面对强大的美国军队的进攻,却采取了顽固的抵抗策略。狡猾的日军在硫黄岛上利用天然的山洞、矿穴以及人工挖制的地道,与美军周旋。但是,志在必得美军却依靠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对负隅顽抗的日军采取了愈发残酷的攻势。而粟林忠道明知日军无法抵抗住来势凶猛的美军,但他还是身先士卒和同伙战斗到了最后一刻。事实上,这位日本军官早在写给家人的一封家书中,就已经表达了对自己现状的认知以及担忧。就在日本彻底战败,仍不愿缴械投降的粟林忠道,最终在硫磺岛自杀身亡。他的这封自硫磺岛的信则成了后人审视这段历史的有力途径。

就像导演克林特·伊斯特伍德在接受法国《电影手册》采访时所总结的那样:交战的双方都是如此年轻的人,人们把他们抽离家园,人们送他们去远方战场,接受可能再也无法回家的命运。这是一个在今天仍能引起巨大反响的故事。数万名年轻的生命丧生在这座小岛上。而我想要探讨的是那场战争的无意义和年轻生命的牺牲。处在和平状态的我们该记住的不是仇恨,而是记住仇恨所带来的痛苦与代价!

影片的又一大亮点在于贯穿整个剧情的背景音乐。一个旋律在不同的情景中以不同的编曲形式出现,恰到好处地反映了人物的心境,营造了一种无奈凄凉孤立无援内心迷茫的氛围。在最后家书重见天日的时候伴随的凄凉的旋律,也是对战争的无声控诉。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讲一口流利英语的栗林,担任第23军参谋长,仅仅用了半个月,就攻陷了英军防卫森严的香港。从此栗林得到日军重视,这次他临危受命,被派到硫磺岛上来对付美军。

懦弱的士兵西乡,一个长相略带稚气的小面包店主,妻子的腹中刚刚有了孩子,对战争牢骚满腹,开过小差;栗林忠道中将,性格温和,善待士兵,是个“美国通”,思想开明,反对愚忠天皇;绅士的西竹一中佐,1932年洛杉矶奥运会马术金牌得主,用仅有的药品给美军俘虏治疗;清水洋一,因不忍心枪杀百姓家的一只狗而被宪兵队开除,最后投降了美军,却被不守纪律的美军士兵杀害……

栗林忠道中将(渡边谦 饰)是日军在硫磺岛的指挥官,负责这道日军最后的防线。栗林中将大力改革日军内部的陋习和不足,并设计出一整套对付美军、以拖延为主的作战方案。虽然他和日军的二万名官兵都上下齐心,但面对占尽空中优势的四万名美军士兵,栗林知道这将是一场没有归路的战争。

冯老尸:本链接是一部好电影,也是腾讯视频上该电影唯一免费的视频(公众号只能分享腾讯视频),缺点是没有声音,但有中文字幕,不影响观看。

一天之内,又有近四万枚炮弹扑向日军,美军众多的坦克也趁势而上,逐个清除日军火力点。

原来,西竹一在凶残的日军中,算得上一个异类。他出身于日本贵族,他的父亲西德二郎靠讨好慈禧太后,获得了进口中国茶的特权,成为日本巨富。

栗林布置好了阵地,手头却严重缺乏重装备。硫磺岛日军的航空力量,大部分为支援塞班岛而损失殆尽。此时,栗林手下的精锐部队,正如这段历史影像显示的,只剩下了西竹一中佐率领的坦克部队,以及为数极少的有火焰喷射器等先进装备的士兵。

1945年2月在太平洋战场的硫磺岛战役,是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美军拿下硫磺岛后,在岛上建立了离日本本土最近的基地,使B-29轰炸机空袭日本本土和后来用 原子弹结束战争成为可能。日本人在硫磺岛上的抵抗几乎都是自杀式的,被誉为“玉碎指挥官”的硫磺岛日军最高指挥官栗林忠道可以说是人体炸弹的先驱,大批的日军潜伏在坑道里,子弹打完之后,就抱着炸药桶冲进美军阵地引爆,美国人在硫磺岛上每一寸的推进,都是用血肉换来的。硫磺岛之战是太平洋战争中最惨烈的一场战役,两万多名驻岛日军几乎全军覆没,而美方也有六千多人战死沙场,一万九千余人负伤。是唯一一次美国伤亡人数大于日本人数的战役。

在国内翻译中,《Letters from Iwo Jima》有时被翻译成《硫磺岛的来信》,有时被翻译成《硫磺岛家书》。当然,日本官方海报中的汉字在国人看来才是最搞笑的:硫磺岛的手纸......

看完《硫磺岛的来信》的人,会很难相信这是一部出自美国导演的作品。(而且导演就是《廊桥遗梦》的男主伊斯特伍德)电影似乎完全是站在日本人的角度以回忆录的形式再现了硫磺岛战争。包括每一个士兵、将军,都不再是抗战片中的固化形象,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他们对战争也有牢骚、不满、逆反和恐惧。二宫和也饰演的士兵就是一个未遂的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