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二舅家隔壁有一对夫妻结婚不久,怀孕生了个儿子,孩子会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掉在井里淹死了。

曹兴州的手机也没带在身上,无法跟外界取得联系。此时他又渴又饿,如果没人发现他的话,恐怕他就要死在这里了。

曹兴州每次见到吴婆,都会从她混浊的眼神中感觉到一丝寒意,让他浑身不舒服。这可能跟吴婆从事的特殊职业有关。

当时曹兴州因为加了一夜的班,比较累,随便应付了几句就回家了。可是回到家后,他越想越不对劲,昨晚通宵加班的事他已经告诉李瑶了,她那么晚还出去干什么?

警方先是在曹兴州家中,发现了一套沾满泥土的衣服,和两双鞋子,然后根据这些痕迹,来到了镇外的荒地。经过地毯式搜索后,终于发现了那口枯井。

曹兴州跟何素素虽然是地下恋情,但也传出了一些风言风语。所以何素素失踪后,警察把曹兴州当作嫌疑人,也找他问过话,可曹兴州早已编好了谎话,给应付了过去。再加上警察认为他一个学生没什么作案动机,也没深入调查他。

第一个加时即将结束,马刺以101比104再度落后三分,情况比常规时间末段还要紧急,马努与芬利两位射手都遭到太阳的重点盯防。奥尼尔放弃了自己防守的邓肯上前包夹左路突破的吉诺比利,吉诺比利将球回传给三分线外的邓肯,而石佛像事先计划好的一样从容的投进一粒三分。其后迪奥单打不中,双方进入第二个加时。

有一天曹兴州因为工作上的事,要在单位通宵加班。李瑶知道后,立刻给王祥打电话,约晚上见面,原来她和王祥背地里早有了私情。

何素素失踪后,养母疯了,她这个亲生母亲的心更加难受。可怜女儿到死,都没能叫她一声妈。

马兰梅在一个月前因病去世了,她生前经常一个人在胡同口的石墩上坐着,目光呆滞地望着远方。

李瑶像前些天一样,在那个破石墩上坐了下来,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曹兴州看着李瑶的背影,越看越像马兰梅。

传言:饭后 1 小时内千万别游泳,饭后胃部血流丰富,有大量消化工作,而肌肉血流量减少,游泳时容易抽搐,甚至导致溺水。

吴婆平时主要靠捡废品为生,除此之外她还有一项特殊的经济来源。吴婆懂一些阴阳方面的东西,周围信这些的人,在遇到困惑难解的事情后,会找吴婆给破解,当然这些人都不会空着手来的。

这天夜里,李瑶梦游出去后,曹兴州也出了门。不过他没像以往一样,在后面跟着李瑶,而是从胡同的另一头,向镇子外走去,手里还拿了一把铁锹。

这时由于太阳偏转,曹兴州刚才捡人骨的地方,照进了阳光。曹兴州发现一具人的尸骨,正静静地躺在那里。曹兴州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当他亲眼看见时,还是吓得不轻。

一天放学后,曹兴州跟何素素又来到了镇子外的树林。两个人说了一阵甜言蜜语后,曹兴州就开始对何素素动手动脚。他刚看过一本不健康的杂志,被里面的内容深深刺激了,便想在何素素身上实验一番。

曹兴州有个当医生的好朋友,名叫王祥,是这方面的专家。他给出了一个治疗方案,这个方案以心理治疗为主,药物治疗为辅。

曹兴州被救上来后,已是昏迷不醒。同时,警方在枯井里也发现了那具尸骨,经过鉴定,正是当年失踪的何素素。

曹兴州在地上挖了一个多小时,累得气喘吁吁,可最后也没找到枯井的位置。此时李瑶应该也快回家了,曹兴州只得作罢,扛着铁锹回去了。

地上的尸骨似乎长出了血肉,何素素的样貌清晰地浮现在了曹兴州面前,向他倾诉着哀怨,曹兴州顿时瘫坐在了地上。

这次曹兴州同样从吴婆身上感受到了寒意,尤其是听到她沙哑的声音后。曹兴州想尽快摆脱吴婆,但人家好意问候,他也不能就这么直接走了。

10年前,我跟外公去他老家,在一座蛮偏远的山村探亲,晚上家里大人去表妹家聊天。我带着表弟在舅舅家睡觉,因为没房间,就在大堂睡。

已经连续十多个晚上了,每当到夜里十二点左右,李瑶就会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来到胡同口,在一个残缺的石墩上直愣愣地坐上很长时间,然后再回到家里倒头睡觉。

十多年前曹兴州还在上高中,何素素跟他同一年级。因为他们两家离得近,上下学经常一起走,当时他们正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慢慢地两个人的关系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等曹兴州把何素素的身子翻过来时,顿时吓傻了眼。就见何素素的身下有一大片血迹,她的脖子还在不断往外冒着血。

这次曹兴州还打算像以往一样,加快脚步尽快从吴婆身边走过去,可是没想到吴婆却挡住了他的去路。

在与梦游者保持安全距离的情况下使用超大分贝、尖锐的噪音唤醒梦游者, 这个方法比摇晃叫醒梦游者好,因为摇晃可能使梦游者误以为被攻击,容易引起不自主的暴力性反抗。

吴婆说人死后,魂魄都是要去阴间的,但那些保留着生前执念的魂魄有可能继续留在阳间,想了却生前未了之事。这股执念越强烈,魂魄留在阳间的可能性就越大。

最后曹兴州只能凭借记忆,在大致方位挖了起来。曹兴州已经把恐惧抛之脑后,他太想摆脱眼前的噩梦了。

但史上因梦游杀人的例子,并非都像帕克斯一样被无罪释放,还要考虑行凶手法、有无药物滥用等其他因素。

曹兴州听完苦着脸说道:“老人家,马兰梅等了十多年都没等回她女儿,我怎么帮她实现这个愿望啊。再说……”

然而也就是因为这个观点十分有趣,易于传播,而且也确实不影响生活健康,所以直到 2006 年,味觉地图说才被真正的科学研究证伪,推翻了这个流传已久的说法。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曹兴州醒了过来,可头还是昏沉沉的,不时传来阵痛。他回想了半天才想起昨晚发生的事,他是在追李瑶的时候,掉进了一个深坑,摔晕了过去。

随着距离的拉近,曹兴州看这个人的背影越来越熟悉,竟然很像妻子李瑶。距离又近了些后,他看清了这个人穿的衣服,这回他确定了,前面的人就是李瑶!

民间有许多存在于传言之中的健康「小常识」,虽然这些所谓的「常识」往往没有经过科学的验证。

1987年,加拿大警方接到了一个奇怪的报案,一位叫帕克斯的男人来到警局自首:我在梦里杀了我的岳父母!

从那以后,我下晚自习回去都提心吊胆,紧张的要死。后来找人看了,说是产后鬼搞的,好在小姑姑没生,找人治了,后来姑姑到医院破腹产生下了小表弟,头发都很长了。我们都说他命大,产后鬼和计生办都没能把他怎么样。

其实,梦游是一种睡眠障碍,医学上称为“睡行症”。根据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统计:3.6%的成年美国人可能患有睡行症。所以,梦游算是蛮常见的症状。

李瑶背对着他熟睡,曹兴州一想到老婆的身体里住着另一个魂魄,便一刻也不敢在床上多待了。

借着从坑口射进来的阳光,曹兴州目测出这个坑很深,如果没有外力帮助的话,他很难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