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中有在海尔营作过翻译的比尔和马克,他们来之前都在乔治敦大学进行了两年的英语水平提高训练。

1958年9月16日,在行经日喀则公路时,姜华亭知道拉萨至日喀则公路上行驶的解放军运输汽车为数不多,警卫力量薄弱,就自告奋勇带一部分人打埋伏。经过上次那场战斗,叛军已经信任了姜华亭,恩珠仅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

1945年9月,姜华亭参加八路军。因有文化,随着部队参加解放战争,不久被提升为司务长、排长、警卫连连长。

文章分析称,在中印边境问题紧张之际,洛桑孙根的举动无疑具有“政治意味”,而且得到了印度政府的默许。

1964年底,中心派出的十个间谍小组有四个小组成功潜入西藏境内。但到1965年春天他们发现,西藏境内并不存在特工生存的土壤,到了1965年春,这些间谍小组全军覆灭。

事后姜华亭回忆道:“若这次遇到抗战老兵,不等他从容歼灭三排,解放军早从山头上冲下来了,此时的159团真是从上到下都没几个打过硬仗的。”

他的任务是到罗布泊搜集一些泥土样本。这是中国第一次核试验场地。通过对土质的分析可以判断放射能的的程度。

据印度“火线”网站7月9日报道,西藏流亡政府头目洛桑孙根7月5日访问中印边境拉达克地区,第一次将具有“藏独”标志意义的“雪山狮子qi”插在了班公湖湖畔。

于是恩珠带领主力继续前进,姜华亭留下了50人,分成两队,埋伏在马拉山的公路两侧开始等待。

由于人民解放军对空降的叛乱分子实施了有效的围剿,美国中央情报局对西藏地区上述两次公路袭扰并不成功,也没有给中国对西藏地区的控制构成威胁。

上午九时许,医疗队的三辆卡车进入了姜华亭的伏击圈。第一辆车上是护送兵约一个班,后两车载有医疗队。

姜华亭听到前面有枪声,知道中了解放军的埋伏了,便指挥部队慢慢往后撤。没过多久,前面撤回来的叛军就和姜华亭部接上了头,姜华亭听了报告,问清了地形,他突然停止撤退,决定留下来看解放军动向。

姜华亭把冲锋枪对准了那辆车。车上下来几个人,姜华亭认出是师部的侦察科长,心想:今天算是玩完了!。谁知车上的人在附近找了找,没发现什么可疑,就又上车走了。

讲述了淞沪会战后上海沦陷,地下工作者林翔与兰芳,临时组成的“假夫妇”与日本侵略者及伪政府特务展开生死较量的故事。

姜华亭按照在解放军中学到的那一套来训练叛军。组织叛军天天练习枪械拆解和实弹打靶,让叛军的战斗力得到迅速提升。十天的速成训练完成后,叛军启程准备返回山南大本营。

恩珠·贡布扎西向北迂回,穿越青藏公路。10月10日早上到达羊日嘎和驴马岭之间的大峡谷,姜华亭向恩珠建议改变计划,从这里突然钻进峡谷,向南直插雅鲁藏布江北岸,过江回山南。

此时姜华亭的翻译前去缴械,没想到杨连宝拒绝投降,一枪打翻了翻译。姜华亭连开两枪,亲手打死了杨连宝。

在另一个设伏点上,六连指导员陶俊启自己带一个重机枪班前去阻敌,他们穿致敌前以猛烈的火力压住叛军。

在与郭天王的那场对手戏中,对敌人的憎恨,对执行地下任务的不解,大声喊出不怕牺牲的她,可真是又傻又让人心疼,有着一股子倔强而执拗的魅力。

淞沪会战后上海沦陷,地下工作者林翔(郭富城饰)受命来到危机四伏的上海,重建惨遭敌人破坏的地下抗日战线。在这里他遇到单纯却很有正义感的兰芳(赵丽颖饰),这对临时组成的“地下党夫妇”将在战火纷飞中,携手与日本侵略者及伪政府特务展开惊险刺激的生死较量……

此战被叛军宣称为“尼木宗大捷”。据姜华亭的自传记述:是役打死解放军二百七十余人,缴获步枪一百余支,冲锋枪七十余支,重机枪两挺,轻机枪三十余挺,迫击炮三门,子弹上千发,卫教军仅损失四十七人。姜华亭的话肯定有夸大战果和自我吹嘘的成分。

1961年2月,中央情报局决定实施第二轮袭扰战。这次他们选择了西藏茫康地区。茫康位于湄公河与雅鲁藏布江之间,是中国内地公路穿越康区第二条线路的终点站,也是西藏叛乱分子的聚集之地。

1967年一位经由木斯塘从安多逃出来的穆斯林人安多次仁成了合适的人选。安多次仁三十出头能讲新疆方言,长相与汉人相似。

60年代中情局插手中国西藏问题不仅仅停留在准军事层面上,还包括更深层次的政治骨干培训。

激战至到清晨,解放军发现叛军不见了踪影,卫教军阵地只有几个无马的伤兵。原来姜华亭用极少数部队缠住了解放军部队,自己带着主力于夜晚撤离。

直到近几年,演技越发成熟的她才开始试着转型,从花千骨到蓝胭脂再到楚乔,她的每一步成长观众都看在眼里。

采取陆地渗入方式,派驻20位常住西藏的单身特工、配两个路边观察小组报告中共的发展情况。另配六人负责监控边境的联络队,并随时准备替补。

无论是拳拳到肉的近身搏斗,还是显示不凡身手的屋顶跑酷,郭天王都亲自上阵,力求在镜头得前完美呈现,纵使左膝盖十字韧带负伤也毫无怨言。

姜向强巴讲道:“抗战胜利后的民国36年10月,国民党军第一次进驻莱阳。家父因担任村粮食站副站长工作,于共军撤退莱阳县之前,虽曾命令把所有粮食一概隐瞒,待国民党军队到达,家父却因怕瞒不住国军特务,把4万斤麦供给国民党军队。因此民国37年5月,共军回到莱阳县后实行清算斗争,调查出卖粮给国民党军队的旧案,招集大会批斗家父,在斗争中,竟对家父下毒手,抽掉两条肋骨痛毙。从此结下我反共复仇的因素。”

三年西藏平叛中,人民解放军官兵牺牲1551人、负伤1987人。西藏人民至今仍然纪念他们。

影片开映前,凭姓名和手机号码后4位到相应的影城换票入场,每人两张。(按所抢影城和场次对应入场,逾期视为自动放弃并列入黑名单!)兑换咨询电话:18250825322

叛军组织起来后最大的问题是武器装备参差不齐。因为当时的藏军和西藏政府还没有正式背叛与中央政府,因此不可能直接给卫教军提供武器。

1955年,当毛泽东把军衔授予诸多身经百战的元帅、大将、上将的时候,一个从来没有指挥过火线交锋的神秘人物也被授予上将,他就是被有着“中共特工王”美誉的李克农(下图左一)。

1937年前往上海,重建秘密电台,后曾一度被日军逮捕,由于组织多方营救,李白每次都能脱离虎口。

虽然恩珠在尼木宗取胜,但姜华亭判断解放军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因此建议恩珠向北迂回到驴马岭,穿过雅鲁藏布江回山南。

在返回的路上,恩珠把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姜华亭。一路上,姜华亭为防备解放军对其进行围追,在部队前进时在前后都设置了由精干人员组成的警戒部队,全部由久经战场的康巴老兵组成。

途中,他们遇到西藏军区情报部副部长蒋文奇率领的一支侦察小分队。蒋文奇告诉王勤能前面有敌情,王勤能根本不以为意,没有把叛军的战斗力放在眼里。

他从林子找出了他的马,一路急行往拉萨跑。由于山路较多,那马蹄子都出了血,痛的一跛一跳,他只能牵着马走,在艰难跋涉了几天后,他到达了拉萨河边。姜华亭不敢从拉萨桥上过河,因为桥上有哨兵。

但恩珠这次没有听姜华亭的,而是带着部队向东翻越驴马岭直插根浪沟,正好钻井王亢参谋长设下的口袋。10日下午18时,叛军的尖兵进到根浪沟沟口后立即散开,全部沿一号高地的山坡向上搜索前进。快接近155团指挥所时,155团副团长张建堂才下令开枪。顿时,整个根浪沟象煮沸了一般,枪声大作。

此战之后,以山南为根据地的叛军反动气焰甚嚣尘上,牵制了我18军约一半的兵力,一时与政教合一的拉萨政府及藏军本部形成犄角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