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1990年代后,由于日本经济衰退和人口老龄化、出生率降低等因素,电视动画收视率风光不再,逐渐被挤出黄金时段,从而再次面临低迷的局面。

而在1968年播映的特摄电视剧《赛文奥特曼》第14及15集中,合体型巨大机器人也首度登上日本电视屏幕。

人工智能型机器人在身形、外观甚至智力、自主性和道德观方面都与人类非常相像,其中的著名人物包括《大都会》中的玛丽亚、《星际迷航:下一代》中的data、《铁臂阿童木》中的阿童木一家等。

生活里他是个低调又不善言辞的人,内敛甚至有些“社恐”,却只把演戏这一件事演到心里,可能就因为生活里不善表达,就通过演戏通过角色来表达。

高畑勋在影片解说中曾如此评价:“在经历了布拉格之春等一系列事变之后,法国艺术家对苏联的失望难以言表;这个结尾的寓意在于——那些被吹得天花乱坠的革命和美丽新世界不过是换汤不换药,在旧的暴君滚蛋之后,人民又被押进了新的牢笼;古里莫面对这悲惨的现实,挥出了愤怒的铁拳。”

而且几乎所有作品中的主要机器人都会推出相关玩具,甚至出现过动画本身收视率平平、但凭借优秀的玩具销售业绩也能顺利拍摄播放完毕的现象。

同类题材还有1996年公映的《机甲战士》,讲的是在外星人占领的地球上,人类为争取自由而驾驶古旧机甲与外星新锐机甲一对一决斗的故事。

以我管见,也许在形式上确有类似之处,但《环太平洋》显然并不具备日式作品的深层根源。

科幻喜剧《铁甲无敌玛利亚》(1988)是老爷担任编剧的电影,由叶倩文×梁朝伟主演。这回叶倩文演AI女机器人,继续发挥她的喜剧天赋。老爷就客串了研发AI机器人的怪鸡科学家。

首先是催生特摄灾难的“原爆情结”:以《哥斯拉》为例,本片的核威胁背景虽然山寨自美国影片《原子怪兽》类似,带给日本人的却并非是对未来的恐惧,而是唤醒了他们心底的惨痛记忆。

鹿丸也陷入了为鸣人和雏田准备结婚贺礼的绝命任务的毒手之中。虽然鹿丸头脑转的飞快,但是却思考不出准备什么礼物是好。与此同时,丁次准备了鹿丸认为最棒的贺礼。这使得鹿丸更在着急起来,过度着急导致了鹿丸甚至想出「不如送现金…?」这样糟糕的主意。但是,从丁次话中得到“旅行”暗示的鹿丸,为了听取一些女性的意见而向手鞠咨询。.……今晚18点即将播出《火影忍者疾风传》496、497、498集。

而在《哥斯拉》中,怪兽最后却被日本科学家“特攻”消灭——《哥斯拉》的商业佳绩,无法与这种“受害回想”与之后“本土决战未必败,我等仍可科技制胜”双结合的心理暗示摆脱干系。

黄飞鸿之三:狮王争霸 Once Upon a Time in China III (1993)

演戏于他而言,可以躲避童年时脆弱的自己,得到一个机会在别人的面具下宣泄情感。所以他开始沉迷演戏,而在演戏时有那么的努力。

而1979年由富野喜幸执导的《机动战士高达》开始播映,该作起初收视率也并不乐观,俺在日本曾与模型社团的中年同好讨论过这个话题,结果大家一致回答说“当时我还是高中生,这个片子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不知所云”。

1992的《双龙会》是成龙大哥贩卖好人脉的贺岁片,是他找来一众香港导演客串的动作爆笑喜剧。导演是徐克×林岭东两位大佬,两人在片中昙花一现的贱贱哒客串,阁主如今看来也是惊喜非常。

而在美国,情况便大不相同:自80年代《太空堡垒》动画系列向北美引入“机甲”(メカ/Mecha)概念之后,几次实拍电影的尝试都很不成功(自1990年的《机械威龙》起,详见后述),这一类别的作品在北美电影市场就此沉寂了十七年。

2010年,国产机甲动画《太空历险记》在湖南卫视首播,人类和外星敌人使用的王牌机甲能够变形,还推出了相关玩具周边。

本片剧情受到《外星人》的启发,但机器人的造型和表情都相当生动自然,适合全家一起欣赏。

对这种感情更为现实的投射衍生品还包括直接穿戴在使用者肢体上的“动力服”——初见于美国小说家爱德华·艾默·史密斯于1934年在《惊奇故事》杂志分四次连载的科幻作品《透镜人》及其续作系列,不过该作中的动力服实际上只是拥有推进模组和护盾的宇航服,作者并未提到过它是否能够将使用者的力量增幅。这个话题这次暂且按下不提。

在片尾,反舌鸟干掉了驾驶员,在胡乱操作之下将暴君的城堡砸成一片废墟,暴君被消灭,被解放的民众逃离了地下城过上了安宁的生活。

不过保罗•古里莫对本片相当不满,在买回版权和底片后进行了大幅度重制,1979年完成的新作于翌年以《国王与小鸟》之名公映,一时间好评如潮,但于1985年在日本上映时反响却不如1952年版。

主演: 梁朝伟 / 叶倩文 / 徐克 / 林正英 / 岑建勋 / 陈国新 / 林国斌 / 秦沛更多...

而美军机群几乎全身而退,日军只击落其中12架。随之而来的两颗原子弹和无条件投降更是将飞扬跋扈了半个世纪的“天照大神”摔得人仰马翻。

这部以地球危机和宇宙战争为题材的动画作品从人物、机械设定到故事背景都较为写实,对日本经济高速发展时期的公害问题和第一次石油危机也有所影射,博得了观众的共鸣,空想科学动画开始进一步走向现实描写。

《魔神Z》开创了日本机器人动画史上‘驾驶员操作机器人’之先河,从此,巨大的机器人便成为了人类肉体的延伸,同时也成为‘人类自我意识的扩张实体’。就这样,日本人接二连三地狂热设计出各种各样的巨大人形机器人。如果说英雄人物总是和根源文化中潜藏的本民族特有的愿望紧密相关的话,那么我觉得发生这种现象的原因之一便是战后日本的科学技术万能思想。看着电视机占领起居室、冰箱也逐渐在厨房普及开来……人们便很容易对科学技术产生盲目的崇拜,认为科技能够拓展人类生活的未来和可能性。而毫无疑问的是,同一时期手塚治虫的作品对这种科技立国信仰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可我却认为,日本人的巨大机器人信仰,其根源还是在于他们脑袋里的那种‘日本式的原始情结’。日本民族总是相信,某种‘单一而又巨大强悍的物事’才是日本的希望和救星。这种拜物信仰的终极偶像便是超级战列舰大和号,这艘巨舰至今仍活跃在各类架空战记和动漫作品中。从这个观点出发回头再看看日本机器人动画的发展史,从《魔神Z》到《机动战士高达》再到《新世纪福音战士》,那些巨大的人形战斗兵器无非就是大和号战列舰一代又一代的转世罢了。

了解梁朝伟的人都是知道他是个内敛的人,他幼时父母离异,生活拮据,又由于他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同学们总嘲笑他,那个时候的梁朝伟选择远远地离开,躲在自己的防护罩里。

这套高约60厘米的机器人玩具制作精良,加上动画中多彩的设定和火爆的场面而受到少儿观众的欢迎,一举创下五十万套的销售佳绩。

1980年,指导拍摄第二部神魔题材电影《地狱无门》,12月4日指导拍摄残酷青春电影《第一类型危险》在香港经历禁映、补拍修改后上映。

值得一提的是,《国王与小鸟》中的机器人不再是一台纯粹的搭乘型机器人,这是因为导演给了本片一个更深刻的新结尾:在塔基卡迪王国的废墟上,机器人如同罗丹的“大思想者”一般陷入沉思;在它的脚下,反舌鸟的幼崽又被套鸟的笼子关住。

上个世纪80年代,非常受欢迎的机器人喜剧,讲的是一个拥有最精密雷射武器的机器人与人交往的过程中学习到人类的智慧的人性,后来拒绝回到武器公司充当他们的杀人工具。

1987年,徐克监制的古制剧情片《倩女幽魂》,夺得1988年法国Avoriaz电影节特别评判大奖、1988年葡萄牙Oporto电影节最佳影片奖、亦在台湾金马奖和香港电影金像奖中屡获殊荣,分别取得五项和三项奖项 。

影片虽然票房大败,主创人员仍在1993年又推出了描述人形与蝎形机甲对抗的《机甲大战》。

在一次采访里,梁朝伟就曾直言,拍烂片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宣泄的渠道,然后还有钱赚。”看这笑得开心的,像一个单纯的孩子,就想这么原谅他了。

为了拍好《一代宗师》,梁朝伟钻研咏春拳3年,手断了2次,其中一场打戏连续拍了30个通宵,每天打30多个人。

1974年,《宇宙战舰大和号》掀起了第二次日本动画热潮(处于崩溃边缘的高科技外星敌人觊觎我们的地球,游星炸弹成天到晚照脸轰——有些熟悉吧?)。

本作改编的系列电视动画于1963年起播映,开日本动画史巨大机器人题材之先河。不过其特点为远程遥控操作,并非搭乘型。

也许有看官要问了:“你是不是忘了《变形金刚》的电影系列?”然而《变形金刚》讲述的是异星起源的自律机械生命体故事,而非作为人类自身延伸的搭乘型机器人,其电影的不断推出也是依附在1980年代至今由TAKARA、孩之宝和漫威共同缔造的整个专利产业链上的,加上易于切入主流的靓车及兵哥宣传题材,早已是一株深根大树上待价而沽的香果子。

而1995年由GAINAX和龙之子共同制作的电视动画《新世纪福音战士》横空出世,掀起第三次日本动画热潮。这部作品中虽然几乎没有机器人,但形式仍是萝卜片。

在本片中出现了高50米的5万吨级巨型机器人,它原本是怪游星人用于土木工程的挖掘设备,主要部位由硬度超高的“特殊宇宙钢”制成,能够从眼中发出杀人光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