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有时我们根本没有迫在眉睫的危险,也会产生恐惧——害怕失败,害怕暴露缺点,害怕不确定的未来。这时,恐惧便阻碍了我们向梦想迈进。于是,我们宁愿停在无所作为的当下,也不愿去想让我们恐惧的未来。

面对这样的突然检查,毫无准备的 Vincent 感到绝望,他喃喃道:「我和他们(完美基因人)一样行,而且比大部分人更棒。」……「我本来可以升舱返航,没人会知道。」

母亲总是过分担忧他的身体,即便他只是摔一跤也会被认为是受到了攸关性命的创伤。没有任何一家保险公司愿意给 Vincent 投保,「谁知道摔一跤会给他带来什么后果呢?」

剧中有一段新闻访谈很有意思。主持人问代表合成人制作公司的嘉宾:“这些机器人的出现,会贬低人类的价值吗?

关于为什么会“拖延”,有不同的解释。因为害怕失败、因为不知道如何开始、因为缺乏时间管理的能力等等、因为在犹豫要不要开始,这些各种各样的理由,阻碍了我们成为一个“说做就做”的行动者:

作为一档软科幻剧,《真实的人类》中许多设定其实是BUG重重的。比如,为什么已经研发出了如此先进的合成人,其他科研领域却似乎毫无建树?汽车依然要手动驾驶,人类划拉的还是iphone,笔记本电脑厚得像砖头,超市购物买单还得掏钱包……

孔笙导演不太爱说话,但对自己的专业非常热爱,他自己是学中文的,感知力很强,非常敏感,在现场走戏的时候,他能清楚地捕捉到哪个演员,哪里是应该抓住的,哪里是有待于改善的,随时做出调整,在现场他这个能力特别强。针对不同的演员,根据不同的特点,他都会给你提出解决的办法来。所以演员在现场的时候不会有任何负担,你会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出来。

孙淳:他们非常严谨,对待呈现在片子里面任何一个演员,哪怕你就一个过场戏都非常的尊重,一视同仁,在现场就是这样,合作长的演员,跟刚合作的演员没有区别。虽然这个戏拍了一年多了,但是有些情节经常在我脑海闪现,比如大家要拍摄一场戏之前,所有的演员扮好了,围坐在一个桌子旁边,就开始对词。对词过程当中,演员不断把自己对这部戏的疑问说一说,导演在旁边听着,然后归纳这些意见,然后再拍戏,每场戏都是这样的。

24岁的我,在赶一篇关于拖延症的稿,我知道今天必须要发出去了,可是,我花了一个小时整理电脑,半个小时收拾办公桌,我告诉自己,“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总会写完的”。

但是,TA们又不能等同于机器或宠物。合成人的使用期限通常是五年,如果TA与你朝夕相处过那么久,记得你爱吃的果酱口味,时不时能和你一同回忆去世亲人的美好片段,你能毫不惋惜、若无其事地将其送去回收,换一个“升级版”吗?

基因给了 Vincent 无法跨越的鸿沟。为了靠近自己的梦想,他在黑市找到中介人,向拥有精英级基因、却因车祸瘫痪的 Jerome 购买了一个假身份,让自己成为一个「拥有」完美基因的人。

主演: 威廉•赫特 / 科林•摩根 / 嘉玛•陈 / 凯瑟琳•帕金森 / 尼尔•马斯克尔

扮演小儿子萧平旌的刘昊然大冬天洗完头不吹干就去片场,被孙淳看到,立刻赶他回去吹头发。第二天刘昊然又忘了这吹头发,还在去片场路上躲躲闪闪不敢让孙淳看到。这个在网上逗乐大家的小片段,在孙淳看来是有另一层意义的:“其实这不过是每一个演员的习惯,他就习惯于早上洗完头,不吹干就走了,他年轻,不太在意。但除了我个人告诫他之外,这种东西,我们作为演员来看还有另一层色彩。实际上这没准都是长林王府里的一些生活片段。就你想,他没有母亲,在长林王府里边,他的穿衣,他的吃饭,可能一些想不到的地方,父亲要为他想到。所以这些放在生活里,对应在演员跟演员之间,你也要进入这个状态,拉近人物和人物之间的关系,是为了再现一个人物关系。”

就如之前,一辈子都在服侍老主人的奥蒂觉醒后,发现主人去世了,自己老旧了,没有人需要自己帮助了,那么,他应该何去何从呢?

拖延症被定义为“尽管有着消极的后果,仍然要推迟开始或完成一项任务的习惯/倾向”。轻度的拖延症对于我们也许并不会有太多的困扰,因为我们往往可以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在“Deadline”到临到的前一刻完成任务。

在制造者看来,合成人存在的唯一目的,只是让人类的生活更美好。因此它们不应当有任何思想、知觉甚至情感。但令人心酸的是,合成人的出现,却让人类的缺点凸显无疑:

但是,它的重点显然不在于事无巨细地描绘未来,如果与现实差距过多,反而会削弱观众对于核心论题的专注:人类该如何与机器人相处?

许多人在案件发展中发现了 Vincent 的真实身份,Vincent 在公司的女友,供职于警方、多年未见的亲弟弟……而他们最终都选择了沉默,让 Vincent 有机会完成自己的梦想。

就像剧中一位老太太说的:“我不是疯婆子,我当然不相信霍华德是真人,但我也不相信他只是个无生命的物体。毕竟它们是我们创造的,它们能走能说话,能看能闻,它已经变成了家庭的一部分,它们是最接近人类的东西了。为什么人们依然觉得,跟它们产生感情,或至少有尊严地对待它们, 是件让人觉得羞耻的事情呢?”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完结,截至2月7日,豆瓣评分上升到8.5分。和《琅琊榜》第一部一脉相承的精良制作、精彩剧情、精湛表演,战胜长久以来国产剧的“续集魔咒”,也战胜了开播前宣传、选角等诸多质疑。如果梅长苏是第一部中唯一的神话,那第二部的长处则在铺呈群像画卷时每一个重要人物都性格鲜明,感人至深。

对于这些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从这种状况中解脱出来,重新认清自己。他们需要学会原谅自己,允许自己在适当的时候表现出私心和欲望,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建立起真正的自尊和自爱。

23岁时,我租房的第二年,看着洗碗池里昨天的碗筷和厨余,还是不想动手,后来,我买了很多一次性碗筷;

每天早上,他都把装有 Jerome 的尿液储存袋绑在腿上、将注入 Jerome 血液的假指纹贴在手上,用于应付进入公司后遇到的各种检查。

Vincent 一出生,全家人还来不及感受他的到来带来的欣喜之情时,基因检测的结果就给了这对初为父母的小夫妻当头一棒:

但公司的检查越来越严格,警方甚至猜到了一部分真相——Vincent 可能是盗取了他人的身份混入公司。他们抽取每个员工的静脉血来比对,甚至到 Vincent 的家中进行静脉抽血检查……

女人想,我生前积德行善,死后应去天堂,可还是去了地狱。女人百思不得其解,于是乞求天使带她去天堂问清原委。

为了避免身体的皮屑、指甲屑和毛发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必须每天进入特制的装置中清洁自己、并焚烧这些痕迹。

面对太多的忽视和拒绝,Vincent 越来越讨厌这个基因至上地方。为了摆脱现有的处境,他梦想能够遨游星际,到地球之外,到那个没有歧视的地方去。

也因此,这里的人们并不推崇自然受孕,因为这很容易会生出一些「瑕疵儿」。但很不幸,男主角 Vincent ,就是一个「因爱而诞生」的「不完美人类」。

澎湃新闻:每个演员对于挑选什么样的作品,想要塑造什么样的角色,会有一个内心的标准,像这样的一个标准,你觉得你这么多年有改变过吗?

导火线是公司内一位任务督导的死亡。在基因代表一切身份的世界里,破案的手法自然也和基因有关——警方收集了案发地所有物品上残留的基因信息,比对搜查嫌疑人。

21岁时,我在准备第二年毕业论文的开题报告,距离见导师的日子还有两周,一周,三天,我盯着毫无动静的word文档,无比焦虑;

这次做检查的,还是那位 Vincent 一进公司就给他测基因身份的医生,他看着垂头丧气的 Vincent ,说起了自己有天生缺陷的儿子,「谁晓得他会闯出什么名堂呢。」

.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了谢谢你有多少句我爱你,最后成了对不起 有多少句对不起,最后都是没关系 有多少句没关系,最后说

如果我们将这些内部的原因称坐“心魔”,传统的心理学范式往往鼓励从这些“心魔”入手,战胜“拖延”的根源。

当我们看到别人发火的时候,总是用评判的心态来看待他们,而不是将心比心,去想想自己在类似情况下可能的反应。

Vincent 很机智,第一次偷天换柱地用 Jerome 的血代替,第二次直接让Jerome 在家中伪装成自己,成功躲过了多次检查。

故乡就是一扇小小的窗口,世界为你打开了很多扇窗口,但哪一个窗口更适合自己,你心里肯定有很清晰的答案。

于是,只把自己的好呈现出去,所有人都在夸讲,却得不到真正开心的感觉,“我明明很优秀很受欢迎,为何不快乐?”因为内心知道,那不是自己。失去了和自己本体的深度连接,得到全世界也不会满意。

孙淳:其实这个东西挺难的,就是每个演员可能心里都有标准,我想演什么样的人物。可是在这种被动的职业里边,真能如你所愿吗?每个人的需求不太一样,就看你需要什么。有些人需要等,他就等。有些人需要不等,那就拍。没有理由说这个等就是对的,不等是不对的。